菜单

杜牧诗歌中牧童遥指的“杏花村”现在是什么地方?

2019年11月4日 - 中国历史
杜牧诗歌中牧童遥指的“杏花村”现在是什么地方?

今年的清明节又是在阴雨连绵的天气中度过,每当这个时候,也会让我们想起了唐代诗人杜牧的那首《清明》诗:

图片 1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唐代诗人杜牧的《清明》诗,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也使“杏花村”名满天下。由于此诗具有极高的酒文化价值,从而引发了有关“杏花村”的确切地点的争论,据悉全国有十多处杏花村,遍及江苏、安徽、湖北、山西等八省,仅在安徽,历史上就曾有四处杏花村。究竟谁才是杜牧《清明》诗中所指的杏花村呢?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位于山西汾阳县杏花村,相传自南北朝以来,便以产美酒着称,所产之汾酒素有“甘泉佳酿”的美誉。到了唐朝时期,村内酒店已达72家,诗人有“处处街头揭翠帘”之句。

唐代诗人杜牧的这首《清明》诗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也使“杏花村”名满天下,由于此诗具有极高的酒文化价值,从而引发了有关“杏花村”的确切地点的争论,据悉全国有十多处杏花村,遍及江苏、安徽、湖北、山西等八省,仅在安徽,历史上就曾有四处杏花村,究竟谁才是杜牧《清明》诗中所指的杏花村呢?

山西地处北方,有人根据“清明时节雨纷纷”认为描述的是江南的春景而对临汾的地位产生质疑。但在唐代山西的春天恰恰也是春雨纷纷,雨水充足。其实,唐诗中描写山西及北方春天的诗句甚多,唐代着名才女鱼玄机在《寄刘尚书》一诗中说:“汾川三月雨,晋水百花春。”独孤良在《清明宴游》中云:“细雨莺飞重,春风酒酝迟。”姚合有诗:“代马龙相杂,汾河海暗连”“晋野雨初足,汾河波亦清”。

图片 2

山西汾阳说让人最为诟病的一点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提供杜牧涉足山西、到过汾阳的文献记载。《樊川文集·别集》中,有一首名作《并州道中》的诗,并州是太原的古称,有人据此说杜牧去过临汾。但据此说明他到过山西并不足信。杜牧《樊川文集》二十卷,是杜牧生前嘱托其外甥裴延翰编辑并作序的,当属可信。所谓杜牧的《别集》乃是北宋田槩所辑,因别择不严,混入了李白、张籍、赵嘏、李商隐等人之作,甚至有无名氏之作,或他人赠杜牧之作,可信度较差。据编纂杜牧年谱、《杜牧传》的缪钺教授通过考证杜牧生平事迹,每年行踪认为杜牧未到过并州。而从晚唐和北宋人所撰写的各种文献,以及山西通志》、《汾州府志》、《汾阳县志》中,也从未有过杜牧涉足今山西境内的任何记载。

位于山西汾阳县杏花村,相传自南北朝以来,便以产美酒着称,所产之汾酒素有“甘泉佳酿”的美誉,到了唐朝时期,村内酒店已达72家,诗人有“处处街头揭翠帘”之句。

然而有学者很快提出了新的诗证明杜牧游过并汾。如《过田家宅》“安邑南门外,谁家板筑高。奉诚园里地,墙缺见蓬蒿”这里的安邑正是唐北上太原的必经之地。唐代北上的路线是蒲州—汾州,安邑就在蒲晋之间。并提出杜牧晚年在南方做官时写的另一首诗《寓言》作为佐证“
暖风迟日柳初含,顾影看身又自惭。
何事明朝独惆怅,杏花时节在江南”。是说在一个晴朗的春天的早晨,面对着江南大好春光,坐在官署寓所内的诗人,却心情不好,若有所失,因为又将是北方杏花开放的时节了,自己却身在江南。

山西地处北方,有人根据“清明时节雨纷纷”认为描述的是江南的春景而对临汾的地位产生质疑,但在唐代山西的春天恰恰也是春雨纷纷,雨水充足。

安徽贵池杏花村说,得到了大量文献古籍的印证。《江南通志》、清乾隆四十三年的两部《池州府志》和清道光年间、光绪年间两部《贵池县志》,以及清康熙二十四年刻本《杏花村志》、民国四年《杏花村续志》都从不同角度认定:杜牧《清明》诗吟的就是贵池西郊之杏花村。

其实,唐诗中描写山西及北方春天的诗句甚多,唐代着名才女鱼玄机在《寄刘尚书》一诗中说:“汾川三月雨,晋水百花春。”独孤良在《清明宴游》中云:“细雨莺飞重,春风酒酝迟。”姚合有诗:“代马龙相杂,汾河海暗连”“晋野雨初足,汾河波亦清”。

其中清道光年间《贵池县志》,归纳各种志书对池州乃杏花村的记述作了综合表述:“杏花村府志:在秀山门外里许,有古井、阑刻‘黄公清泉’四字。明天启间,顾太守元镜作‘杏花亭’于此地。邑人郎遂有《杏花村志》。《江南通志》:因唐杜牧诗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句得名。《南畿志》:有古井石圈刻‘黄公广润玉泉’六字。”该志载有清康熙年间池州同知《周疆筑杏花亭碑记》、《又募杏花村种杏树檄》和蒋韶《杏花村记》,上述三文分别写道:“自有杜牧之清明诗,后村遂以杏花名,且筑亭于中,为游人止息地”;“照得杏花村,自杜公留句而后遂成千古名区,闻其风者多深卧游之”;“杏花村者乃唐杜司勋刺池时,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之句而因以名焉”。

山西汾阳说让人最为诟病的一点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提供杜牧涉足山西、到过汾阳的文献记载,《樊川文集·别集》中,有一首名作《并州道中》的诗,并州是太原的古称,有人据此说杜牧去过临汾,但据此说明他到过山西并不足信,杜牧《樊川文集》二十卷,是杜牧生前嘱托其外甥裴延翰编辑并作序的,当属可信。

清明节趣谈——牧童遥指的“杏花村”究竟在什么地方?

所谓杜牧的《别集》乃是北宋田槩所辑,因别择不严,混入了李白、张籍、赵嘏、李商隐等人之作,甚至有无名氏之作,或他人赠杜牧之作,可信度较差。

《杏花村志》编着者郎遂,本身即为贵池杏花村人,康熙时由诸生入太学,博学多才,康熙甲寅十三年开始,起稿撰修《杏花村志》,历经11年,于康熙乙丑二十四年成书。除正文外,绘有总图和《杜牧行春图》共14幅。《杏花村志》后经《四库全书》总纂官、大学士纪昀等人审定,并撰《提要》
“杏花村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国朝郎遂撰。遂字赵客,号西樵子,池州人。按杜牧之池阳守,清明日出游,诗有‘借向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句,盖从言风景之词,犹之杨柳芦荻洲耳,必指一村以实之,则活句反为滞相矣。然流俗相沿,多喜附会古迹以夸饰土风。故遂居是村,即以古今名胜、建置,及人物、艺文集为是编,亦志乘之结习也。”

据编纂杜牧年谱、《杜牧传》的缪钺教授通过考证杜牧生平事迹,每年行踪认为杜牧未到过并州,而从晚唐和北宋人所撰写的各种文献,以及山西通志》、《汾州府志》、《汾阳县志》中,也从未有过杜牧涉足今山西境内的任何记载。

在我国志苑中,自古有通志、府志、县志、山志,而为村立志者又被搜入《四库全书》的村志,就只有贵池《杏花村志》,可见其权威性及真实性。

然而有学者很快提出了新的诗证明杜牧游过并汾,如《过田家宅》“安邑南门外,谁家板筑高。奉诚园里地,墙缺见蓬蒿”这里的安邑正是唐北上太原的必经之地,唐代北上的路线是蒲州—汾州,安邑就在蒲晋之间,并提出杜牧晚年在南方做官时写的另一首诗《寓言》作为佐证“
暖风迟日柳初含,顾影看身又自惭。何事明朝独惆怅,杏花时节在江南。”是说在一个晴朗的春天的早晨,面对着江南大好春光,坐在官署寓所内的诗人,却心情不好,若有所失,因为又将是北方杏花开放的时节了,自己却身在江南。

二是从诗的内容来看,“清明时节雨纷纷,”是写江南景色,与贵池天气相符。

安徽贵池杏花村说,得到了大量文献古籍的印证,《江南通志》、清乾隆四十三年的两部《池州府志》和清道光年间、光绪年间两部《贵池县志》,以及清康熙二十四年刻本《杏花村志》、民国四年《杏花村续志》都从不同角度认定:杜牧《清明》诗吟的就是贵池西郊之杏花村。

贵池地处沿江江南,依山傍水,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属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明嘉靖《池州府志》记曰:贵池“春夏亦多雨”。新编《池州地区志》的“气候”载:全区春季始于3月15日,大约70天。此期间南北冷暖气流交锋频繁,常常出现低温连阴雨天气。春温多变,雨水较多。4月平均降水175.63毫米。平均气温15.7℃。适合于树木、花草和农作物生长。杜牧《清明》和《寓言》诗中所写的“清明时节雨纷纷”、符合贵池地区清明时节气候、物候的特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