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奥门金沙城游戏网站鲁迅小说有哪些早期英译本?

2019年11月4日 - 中国历史

1926年梁社乾英译的《阿Q正传》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揭开了鲁迅小说英译的序幕,此后《呐喊》《彷徨》中的作品不断被翻译出来,有的还被多次翻译。本文将概述1954年《鲁迅小说选》(SelectedStoriesofLuHsun,杨宪益夫妇英译,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之前的翻译情况,目力所及,难免遗漏,仅供学者和读者参考。
需要首先说明的是,伊罗生编选的《草鞋脚:现代中国短篇小说选》(StrawSan
dals:ChineseShortStories,1918—1933)收入了鲁迅的《狂人日记》《孔乙己》《药》《风波》《伤逝》,由于各种原因该书迟至1974年才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正式出版,但是由金守拙翻译的五篇鲁迅作品在1932—1934年已经完成,所以纳入本文的概述。
《狂人日记》:金守拙译本,1934年完成,收入伊罗生编选《草鞋脚》;译本,收入1941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鲁迅小说选集》(AhQandOthers:燬elect
edStoriesofLusin)。
《孔乙己》米尔斯(E.H.F.Mills)译本,收入1930年英国伦敦乔治·鲁特里奇书局出版的米尔斯英译《阿Q的悲剧和其他当代中国短篇小说》(TheTragedyofAh
QuiandOtherModernChi nese
Stories);,载《中国论坛》第1卷第14期,后收入伊罗生编选《草鞋脚》;未署译者译本(The
Tragedy ofK’ung
I-Chi),载《民众论坛》第13卷第2期斯诺和姚莘农合译本,收入1936年英国伦敦乔治·哈拉普书局出版的斯诺编选《活的中国:现代中国短篇小说选》(LivingChina:
ModernChineseShortStories)。
《药》:,载《中国论坛》第1卷第5期,后收入伊罗生编选《草鞋脚》;,载美国《亚洲》,后收入斯诺编选《活的中国》。
《明天》:,载美国《远东杂志》第3卷第3期约瑟夫·卡尔莫译本,载英国《生活与文学》第60卷第137期。
《一件小事》:斯诺和姚莘农合译本,收入斯诺编选《活的中国》。
《头发的故事》: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风波》:,完成于1932年,收入伊罗生编选《草鞋脚》;林疑今译本,载《民众论坛》第11卷第3期王际真译本,载美国《远东杂志》第2卷第3期,后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袁家骅和罗伯特·白英合译本,收入两人合编的《当代中国短篇小说选》(Contemporary
Chinese ShortStories,1946年英国跨大西洋艺术出版公司出版)。
《故乡》:米尔斯译本,收入米尔斯英译《阿Q的悲剧和其他当代中国短篇小说》;林疑今译本,载《民众论坛》第11卷第6期金守拙译本,载美国《远东杂志》第3卷5/6期合刊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阿Q正传》:米尔斯译本,收入米尔斯英译《阿Q的悲剧和其他当代中国短篇小说》;王际真译本,连载于《今日中国》第2卷第2—4期,后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端午节》:未署名译者译本(The“DragonBoat”Settlement),载《民众论坛》第12卷第5期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当代中国小说选》(ContemporaryChi-neseStories,1944年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
《鸭的喜剧》:诺克译本,载美国《东方文学》(JournalofOrientalLiterature)第1期林疑今译本,载《民众论坛》第12卷第1期斯诺、姚莘农译本,收入斯诺编选《活的中国》;王际真译本,载美国《远东杂志》第2卷第4—5期,修订本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在酒楼上》:未署名译者译本(OldFriendsattheWine-shop),载《民众论坛》第12卷第6期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幸福的家庭》:王际真译本,载上海《中国杂志》第33卷第2期。
《肥皂》: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示众》:王际真译本,收入王际真英译《当代中国小说选》。
《高老夫子》:未署名译者译本,载上海《中国杂志》第33卷第1期。
《孤独者》:王际真译本,载上海《天下月刊》第10卷,修订版后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伤逝》:,完成于约1934年,收入伊罗生编选《草鞋脚》;,载《天下月刊》第11卷第1期,后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离婚》:,收入斯诺编选《活的中国》;未署名译者译本,载《民众论坛》第13卷第1期;王际真译本,后收入王际真英译《阿Q及其他》。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除了《白光》《兔和猫》《长明灯》《弟兄》外,鲁迅的大部分小说在20世纪上半叶均有英译本,有的还不止一个。《孔乙己》《风波》《故乡》是被翻译最多的,均有四个译本,也从一个角度说明了它们是鲁迅小说中最有影响、最受人关注的作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鲁迅最早的小说《怀旧》被冯余声翻译成英文(Looking
Back to thePast),载《天下月刊》第6卷第2期。
鲁迅小说早期的英译者有中国人,有外国人,也有中外合作的情况。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王际真、金守拙、林疑今,他们的翻译无论就数量还是质量来说都是相当突出的。
王际真1921年毕业于清华学堂,1922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在威斯康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毕业后他留在美国,从1929年起一直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汉语和中国文化,直到1965年退休。1941年,王际真翻译的《阿Q及其他》由哥大出版社出版,是英语世界最早的鲁迅小说专集,收入鲁迅的十一篇小说,依次是:《故乡》《肥皂》《离婚》《在酒楼上》《头发的故事》《风波》《阿Q正传》《孤独者》《伤逝》《祝福》《狂人日记》。1944哥大出版社推出了他的另外一部小说译文集——《当代中国小说选》,收入了鲁迅的另外两篇作品:《端午节》《示众》。此外王际真翻译,在刊物上发表但后来没有收入集子的还有《明天》《幸福的家庭》。这样加起来,王际真总共翻译了鲁迅小说十五篇,贡献最为重大。王译《明天》所刊载的《远东杂志》是当时中国留美学生1939年在纽约创办的刊物,1941年终刊;王译《幸福的家庭》所刊载的《中国杂志》1923年由英国博物学家苏柯仁和美国汉学家福开森创办于上海,月刊,1941年被日军取缔。
金守拙出生于浙江,父母是传教士,1918年才随家人返回美国接受高等教育,所以从小就熟悉汉语。1926年他返回中国,在上海以教授英语和汉语为生,1932年前往德国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一直在美国耶鲁大学执教,直到去世。金守拙在1930年代共翻译了《狂人日记》《孔乙己》《药》《风波》《故乡》《伤逝》六篇鲁迅小说,《故乡》之外,其余均收入《草鞋脚》,可惜的是,当《草鞋脚》1974年问世的时候,他已去世多年,无缘得见了。
林疑今出身于英语世家,父亲林玉霖和五叔林语堂都是英语名家,林疑今早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后长期执教于厦门大学。林疑今1935—1936年在《民众论坛》上连续发表了三篇译文《风波》《故乡》《祝福》,至今还少有人提及。
《民众论坛》是民国时期在上海出版的英文刊物,上面除了林疑今的三篇鲁迅小说译文外,还有四篇未署译者的译文:《孔乙己》《端午节》《在酒楼上》《离婚》,此外《中国杂志》上还有一篇未署译者的《高老夫子》。这五篇的译者是谁,笔者正在研究,也请专家指教。

南方都市报1月21日报道
鲁迅定居上海以后,结识了三个美国朋友。那就是:艾格尼斯·史沫特莱(1890-1950),加罗尔特·艾萨克斯(1910-1986)(—译伊赛克,中文名伊罗生),埃德加·斯诺(1905-1972)。这里,只说鲁迅和斯诺的交往。

鲁迅和斯诺的交往不算很多。1933年2月21日鲁迅日记:“晚晤施乐君。”那天谈的,是斯诺要将鲁迅的小说译成英文的事。这天谈话之后不久,3月22日,鲁迅就应斯诺的请求为他正在进行的这个译本写了一篇自序。

不久之后,斯诺移居北平,在燕京大学兼任讲师,同时在精通英文的中国作家姚克合作之下翻译鲁迅的小说。1934年6月19日鲁迅日记:“姚克来并交施乐君及其夫人信,即写付作品翻译及在美印行权证一纸。”斯诺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后来艾萨克斯也有意翻译鲁迅的小说,也希望得到这样的授权。鲁迅回信给他说:“我的小说,今年春天已允许施乐君随便翻译,不能答应第二个人了。”(1934年8月22日)

后来斯诺的计划有了改变,不是翻译出版英译本鲁迅小说选集,而是在收入已经译好的几篇鲁迅作品之外,还收入另外一些作家的作品。这本以《活的中国》为书名的现代中国短篇小说选,收了鲁迅《药》、《一件小事》、《孔乙己》、《祝福》、《风筝》、《论“他妈的”》、《离婚》等七篇。他人有作品入选的,有已经被杀的柔石,有正在狱中的丁玲,有新从沦陷的东三省归来的田军,此外还有茅盾、巴金、沈从文、孙席珍、林语堂、萧乾、郁达夫、张天翼、郭沫若、沙汀等人。女作家杨缤(即1957年反右派斗争初期自杀的《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杨刚)的自传性小说《日记拾遗》,是用“失名”这个署名编入书中的。

后来,斯诺在他的《复始之旅》中自己评论《活的中国》这本书说:“这本小书的文学价值并不大,但是,它是中国文学中现代反抗精神和同情心的最初证据,也是要求最广泛的社会公平的证据,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确认‘平民百姓’的重要性。”(《斯诺文集》第一卷,第159页,新华出版社1984年版)

两人的交往虽然不多,但是彼此的印象都是好的。斯诺记下的他的印象:

我会见鲁迅时,他已是一位受人敬重的学者、导师和伟大作家了。他身材不高,肤色浅黑,目光炯炯,眉毛潮润。他当时五十多岁,正患着医不好的肺病,看样子不久于人世了。(同上书,第157页)

斯诺也记下了一些他们交谈的内容。很有意思的是关于《阿Q正传》的谈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