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夺人眼球案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清朝道光年间,河北清平县知县冷风一上任,便遇到了一桩极为棘手的大案:城南大户张继财在夜间回家时,好好的一双眼睛被人刺瞎!张继财之弟张继宝前来县衙鸣冤,要求冷知县一定要将残害其兄的凶手缉拿归案。

冷风觉得案情重大,虽不是杀人命案,但夺人双目,使受害人终生成为废人,可见凶手的手段是何等的残忍!

这天下午,冷风带着侍从冷平微服来到张继财的宅院。这是一处青砖青瓦、红柱红梁、内外院相连的四合套院,从院子豪华众多的房屋,可看到屋主人生活的富有与奢华。

在后院的一间上房内,冷风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张继财以及围簇在他身边的三位夫人。张继财的三位夫人均生得美艳无比:大夫人虽然年过四十,但身上依然保留着一种大家闺秀的风姿;二姨太三十挂零,面色粉嫩,全身上下流露出一种女人成熟的美;三姨太二十四五岁,怀中抱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娇态可掬,看一眼即可醉人。

冷风将三位夫人浏览一遍,这才回过头来与张继财交谈。张继财年龄与冷风相仿,鹰勾鼻、尖嘴巴、猴下腮,双眼裹着白布绷带,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当冷风问其出事当晚的一些情形时,张继财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冷风见其言语吞吐,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便屏退三房夫人,单独问话。张继财这才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和盘托出。

张继财原来是一位风流成性的公子爷,他不仅在家中拥有三房夫人,而且在弈红院还包养着一个名叫小翠的妓女。那天晚上,张继财与小翠吃完花酒,出得弈红院,步入南大街后正要回家,黑暗中只见有四束金光向他急射而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眼前一黑,眼睛突然像被利箭射中似的,疼得他倒在地上不由地打滚叫喊。闻声而来的街坊们将他送回家后,才发现他的双眼流血,眼珠已不知了去向。冷风问其有无仇家,张继财告诉冷知县,他一生中除了在香粉堆中与女人打交道之外,从未与任何人结过怨。冷风随即将张继财的三房夫人逐一喊来问话,从三位夫人口中,冷风虽然未了解到有关的案情。但对几位夫人在家中的情况却了解得一清二楚。

冷风回到县衙,仔细分析了案情后,对冷平如此这般地交待了一番,冷平领命而去。

几天后,冷平回衙禀报:张继财的三姨太彩云在抱孩子逛街时,曾在一家肉摊前做过短暂停留,摊主王守富将她怀中的孩子接过去,抱在怀中亲了两口掂了几掂。冷风听了冷平的讲述,心中有了底。

翌日清晨,冷风同冷平来到了北门外的一处住户。一进院子,二人便看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后生和两位帮手正在一口大铁锅内煺一头刚刚宰杀了的肥猪。后生见有人进来,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问:“你们是——”

“家中准备娶媳妇,我们来订些肉。”冷平上前搭了话,他认出这后生就是屠夫王守富。

“好说,好说。”王守富见有主顾找上门来,立刻笑脸相迎。冷风趁冷平与王守富就买肉的事进行商谈之时,在院子四周暗暗观察。在西边的一间土坯屋前,冷风透过破窗户,发现屋内吊有一根横杆,杆上栖息着两只褐色的成年猫头鹰,鹰脚上挂着铁链。他一时好奇,从窗口探头进去观看。猫头鹰见有生人探头进来,马上扇动翅膀扑向冷风,却被脚链牵住。冷风急速退后转身之际,他看到屋角横躺着一个木头架。

冷风在院里转了一圈,冷平与王守富谈好肉价,决定明天上午上门提肉。

冷风与冷平出了院子,冷平见四周无人,便开口问道:“老爷,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冷风道:“今晚见分晓。”

傍晚,冷风将张继宝秘密唤到县衙,令其将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张继财的一套衣服穿上。张继宝与张继财弟兄俩的长相与身材极为相似,猛一看上去,张继宝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张继财。

入夜,冷风带着一班衙役,领着张继宝悄悄地来到北门外。冷风与众衙役隐蔽在城脚的几棵大树后,张继宝则按照冷知县的吩咐,眼部戴着铁丝网罩,独自一人慢慢地向冷风白天去过的那家屠夫的院子走去。就在张继宝快要接近院门的时候,只见院内突然有四束金光直射张继宝的面目而来。张继宝早有防备,他眼疾手快,冲着两团带着光亮的黑物,双手猛然一抓,手中立刻便抓到一物。那物发出一阵尖叫,猛地去啄张继宝的手。与此同时,听到同伴呼叫受惊飞走的另一物,又急速飞回,扑向张继宝。张继宝手一阵剧痛,便将手中所抓之物使劲向地上摔去,然后腾出手对付另一物。隐在树后的冷风等人,听到搏斗声后急忙点着火把,赶来援救。进攻张继宝的另一飞物见有火光到来,这才不得已飞走。众人来到张继宝身旁,只见张继宝的双手血流如注,地上一只褐色的猫头鹰口鼻出血,已经死去。冷风见此情景,忙喊了衙役,破门冲进屠夫院内。众衙役赶往正房抓人,冷风则来到院西的土坯屋内。火把光照下,屋内的横杆上只剩下了两条细铁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