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梧桐小说】知府丢印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明嘉庆年间,虎山上,出棘阳县城外30里地的黑现了一伙穷凶极恶、无恶不作、武艺高强的土匪,拦路抢劫,打家劫舍,闹得周围十里八乡不得安宁,民众怨声载道。

  
  
  凤翔自古是个地大物博物产丰富的天府之国,但也是个虎狼之地,英雄豪杰马贼土匪层出不穷。官府要维持社会平安,也就是要维护富人剥削穷人的秩序,保护富人的人财不受伤害,很不容易。州县官员常常因剿匪不力,丢了纱帽。
  
清朝同治年间,宝鸡地区连年遭灾,百姓民不聊生,发生了多起土匪抢劫案件,还杀了几个护国员外。案件破获不了
,县令被撤职。接任的是上面从四川调来的一个老爷。新老爷上任后,并没领兵剿匪,也没大张旗鼓地整顿治安,官兵差役也闲着没事。人们议论,看来他这个官,也坐不久长。可是,社会治安却不很乱。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财主被抢事件,有几个知名的土匪头子,还没名其妙地被人暗杀了。
  
第二年刚过年不久,却发生了一个大案件,知府大人的官印却在戒备森严的府衙内被人盗了!
因府衙驻在凤翔,破案的责任就首当其冲地落在凤翔知县的头上。
  新县令接到指示,立即命令快班头带领各路差人到县城和四里八乡侦查此案。并悬赏张榜,宣布谁能侦破此案或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赏银10两。过了十来天了,案子还没有头绪,也没人揭榜投案。知府把县太爷请去,限令五天内必须破案。县老爷急了,把赏银提高到20两白银。五天满了,还是没人揭榜。这一下,府台大人发脾气了,要他在三天内必须把官印拿来,否则,就把县衙官印交来,这县令就坐不成了。这一下县太爷害怕了,我花了几十万两白银才买了这个七品县印,一下子丢了,我家几辈子的积蓄那不是打了水漂了吗?他立即重新出榜,宣布谁能侦破此案或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赏银100两。县太爷新榜贴出后,一会儿,就有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撕了黄榜。看榜的差人立即将他“请”到县衙问话。到了县衙,县令凶神恶煞地要这个叫花子立即交出大印,不交,就要动用大刑。叫花子却很嘴硬,言明要见知府大人,否则,打死也不会开口。知县无法,就把他押到府衙,交知府讯问。
  知府知道,对付叫花子这类不知死活人,不能硬来,不是有“花子骂相,没办法”这句老话吗?就心平气和地对他问话。
花子提出几个条件,一、我只管给你提供线索,拿回官印,你们不要问来龙去脉;二、不要问我的出身住址;三、案破后立即放他自由;四、立即兑现100两白银。知府大人都一一答应了。
   这时,这个叫花子才告诉知府,盗印的是个“头上缠着白绫子的人”。
  
知府把这个叫花子安顿在府衙住下,大酒大肉的招待,并派了十几个兵丁“保护”着,等待案子破了以后再让他回家。
  
知府立即调动本府及府辖各县的衙役和兵丁四处捉拿“头上缠着白绫子的人”。经过几天的努力,捉来了一些疑似“头上缠着白绫子的人”,还捉来了许多头戴白帽子的“回回”。但经审问,都一一被否定了。因为他们不但死不承认,也没有证据,经审查这些人都没有作案的条件和时间。
  知府气急败坏地叫人把那个叫花子捆到大刑跟前,问道,你可知道诓骗官府,贻误战机,该当何罪吗?叫花子回答,我说的都是实话,作案的就是个“头上缠着白绫子的人”啊!你们只捉百姓,怎么不在当官的里边找呢?知府想了想,对啊,老百姓要官印干什么,再说老百姓也没有进府衙的机会啊!就立即传各州府县大小官员到府衙集会,同时调来兵丁,将府衙严密警戒,还在两廊设了埋伏,准备审查官员们。
  在府台大堂上,知府大人命令在场的所有人卸掉官帽,大家都遵照执行,唯独凤翔知县,声称自己头上有疾,拒不脱帽。知府示意衙役强制执行。这时,忽见凤翔知县来了个旱地扒葱,“刷”的一声,就上了天。说是迟,那时快,房顶上埋伏的十几个手握钢刀的壮士,一齐扑了上去,把他压了下来。那家伙虽然赤手空拳,但十几个壮士,一时还擒拿不了他。知府一声令下,两廊里埋伏的兵将一齐上手,战了一个多时辰,必定寡不敌众,那家伙才被拿下。卸了他的官帽,果然那家伙头上缠着白绫子!
  知府升堂
,进行审讯,那家伙对于盗印之事死不认账。知府只好派人到凤翔县衙和知县家中去搜查。搜查了几次,就是没有结果,知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竟然违反朝廷律条,私设公堂,刑讯逼供,审问县处级朝廷命官,使用重刑想撬开他的嘴,但那家伙就是死不开口。知府没办法,只好求救于叫花子了。叫花子提示他,应当到他的内府去搜查。知府也顾不得违法乱纪违反人伦道德之嫌,就亲自带人,直扑凤翔知县内府搜查,连县太爷老婆的裤裆都搜了个遍。终于在他的知心爱妾三太太的梳头匣子搜出了失落多天的官印。
  官印找到了,知府长出了一口气!花子领了100两银子,准备回家。知府把叫花子请到二堂,备下酒席,向他道谢。菜上五道,酒过三巡,知府说,你知道,按大清刑律规定,当官的丢失官印,犯的是死罪。你这次帮我破案,找回了官印,不但救了我的命,还保住了我的官衔,实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不要回去了,我拜你为弟兄,你就在我府衙里当差算了。叫花子说,我自由散漫惯了,不愿在衙门里干事,还是回去讨饭好。知府见他执意要走,就另外给了他100两银子,作为酬谢。最后求他讲讲罪犯的来历,以便审讯那个知县老爷,洗刷自己违法乱纪,刑讯逼供朝廷命官的过失。叫花子在府台大人的央求下,讲了这么个故事:
  大家知道,大清初年,明顺清三朝元老党崇雅党阁老,为了感激康熙皇帝的恩德,在凤翔纸坊的横贯东西,连接南北的通衢大道旁,监修了一座皇庙,并在不远处立了一座上刻“大清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大石碑,纪念康熙皇帝救济陕西灾荒的大恩大德。规定来往官员必须进庙参拜。所有途径此地人员,必须文官下桥,武将下马。凡是逢年过节,凤翔县的大小官员都要徒步前往参拜。当然不能赤手空拳而去。
  今年正月初一,我和新来不久的师傅正坐在我们的居所东关县城隍庙大门口晒暖暖,看见从纸坊皇庙拜年回来的府县官员,在雪后初晴的烂泥路上走的满脚是泥,我们就偷着笑。这时我师傅指着走在最后面的一个老爷叫我看看他的脚,我发现他的靴子和别人不一样,脚上一点烂泥也没有,我觉得很奇怪。
  过了一天,官府就发了告示,悬赏找印。
当赏金达到100两白银时,我师父就叫我去揭榜,告诉官府,官印是被一个“头上缠着白绫子的人”偷去的。起初我不敢去,后来他说,你还信不过我吗?我想,我们这个师傅,可不是一般人。自他来以后,我们就没饿过肚子,每当我们讨不到饭时,他就拿出钱来,给我们买着吃。他的本事很大,一出去,就不会空手回来,而且讨来的全是钱和银子,听他的话,不会错。于是,我就揭了黄榜,帮您破了案。
  
知府立即派兵包围了东关县城隍庙,搜捕这位师傅。叫花子们告诉他,他师父在他们来之前半个时辰前拿着自己的行李与他们告别了。官府始终没有找到这位师傅。
  
再说知府无权审判这个县处级朝廷命官,就将县令偷盗官印一案报到朝廷御史衙门,御史衙门派来一个省部级御史前来查处。最后调查清楚,原来这个盗印县令原是四川重庆山区一个世代土匪之子。此人从小习文练武,练就一身软硬本领。有朝一日心血来潮,觉得常当土匪也没意思,就想买个官当当。于是就改名换姓,带了几十万辆银子,到成都川陕总督衙门捐了个县官头衔,后来又花了几十万辆银子,补了凤翔县令实缺。
盗印县令原来是个大盗!
  这个大盗来凤翔县上任时,只带了一个人称“锣上蚤”,专门负责卧底的弟兄。而不让他露面,只负责社会调查事宜。因他是土匪出身,知道要剿灭惯匪,谈何容易!就按兵不动,而指挥他的那个“锣上蚤”到全县打探土匪情况。等弄清某个土匪行踪后,就悄悄随在其后,乘其不备,将其杀死。怪不得,在他上任后有几个知名的土匪头子,没名其妙地被人暗杀了。当然闲暇无事,他还要在晚上到岐山、虢县等外地操一操旧业,弄点金银。
  盗贼在证据面前也承认了自己的出身,也交代了他头上所带白领子的来历:有一天晚上他到虢镇一个大财主家去营生,正要摘取那个小少爷项上的金项圈,那小家伙却叫个不停。眼看十几个护院的听到哭声,已进入屋内,他还没得手。一急之下,就用嘴里噙着的柳叶刀,将那小家伙的脖子割断了。回家时因城门已关,我就飞跃城墙。不料刚上城墙顶,突然不知哪里飞来一个“乌鸦爪”,轻轻地抓了我一下,我的头受伤了,只好用白绫子缠上。
  盗贼虽然认了大罪,但就是不承认他曾盗窃过知府大印的罪行。不过官印已经找到,他不认罪,也就算了!
  
  
   注:
  皇庙:位于凤翔县城之东两公里处的纸坊街。抗日战争时,成了东北竟从中学的校址。现在是纸坊小学的校址。
  万岁碑:位于纸坊街东、淡家门前南边原县陶瓷厂(现已破产,南半院卖给耀州水泥厂,北半院闲着)门前。1958年该石碑被砸碎,炼了铁了。
  党阁老:党崇雅,字于姜。
生于1584年,卒于1666年,明末清初陕西宝鸡蟠龙人。明天启五年进士,明顺清三朝宰相,官至刑部尚书、户部尚书、国史院大学士、太子太保。被列入中国历代名相录,明清时期宝鸡政治地位最高、历史影响最大的文化名人。

01

官府数次派兵清剿,狡猾的土匪凭借大山,跟官府玩“捉玩藏”游戏,收效甚微。

而且,就在这节骨眼上,胆小怕事的棘阳县令称病辞官不干了,这下可把管辖棘阳县的广安知府黄大人急坏了。因为这里的匪情,当地民众已经联名上呈到朝廷,连当朝皇帝都发了话,限黄知府一年内剿灭匪患,否则拿他是问。

黄知府知道当务之急就是要立即为棘阳县挑选一个精明能干的县令,配合官兵剿灭土匪,可是哪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到棘阳当县令。万般无奈之下,黄知府在征得朝廷同意后,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棘阳县令,并许诺如果剿灭土匪,日后必将重用。招募告示贴出去好长时间,却没有一个人前来应聘,谁都知道那伙土匪不好惹,去当县令无异干要去跟魔鬼打交道,没人愿意做这样的事。

正在这时,一个叫刘大敢的人揭下皇榜,要去当县令。熟悉的人听说后,连连啧嘴,说:“刘大敢,放着好好的官不做,干吗要去冒这个险?”

原来,刘大敢已经是知府衙门里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官,官虽小,但衣食无忧,没有任何风险,谁也没有料到他竟会放弃眼下舒适安逸的官不做,冒风险要去当一个人人唯恐躲之不及的县令。

其实,刘大敢是个对朝廷忠心耿耿、一心想报效国家的有志之士,他根本看不上现在的官职,希望在更大的位置上为国效力。看到朝廷招聘棘阳县令的告示后,他觉得机会来了,去到一个连当朝皇上都发愁的匪患严重的地方当县令,然后在剿灭土匪过程中建立功勋,无异于是显示才干、实现加官晋爵的最好机会。黄知府当面考查了刘大敢,知道了他的心思,十分高兴,当即任命刘大敢就任棘阳县令。

刘大敢走马上任来到棘阳,开始为平定匪患做努力,加高城墙,训练武装保卫人员,同时对抓到的土匪处以酷刑,以此震慑土匪,还多次带领官兵组织清剿,不到半年时间,成效显著。但是,吃了亏的土匪立即还以颜色,以更加凶残的方式报复,在城外见人就杀,把棘阳城外搞成了恐怖的“无人区”。同时,土匪头子王独还千方百计暗中派人给刘大敢送礼,企图拉拢腐蚀他,但都被刘大敢断然拒绝。

0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