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正向】猎人的救赎(小说)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王桐林不仅天生胆子大,他还是那一带远近闻名的大孝子。那一年,王桐林的母亲病了,虽然王桐林带着母亲去很多医院看过,但是病情都不见好转。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救赎,每颗跳动的心都希望被原谅。猎人用生命尝还一生杀戮的罪孽,完成了极其特殊的救赎。—-题记
  【一】
  彩云之南,一颗璀璨的南国明珠,自古素有“动物王国”的美誉。在滇中广袤的土地上,层峦叠嶂的群山深处,石者河欢快地流向远方,汇入气势磅礴的金沙江。星星点点的彝族村落错落有秩地座落在石者河畔。幸福展就是石者河畔的诸多小村庄中极普通的一个村落。她背靠青山,面临波涛澎湃的石者河,远远望去,婀娜多姿,内灵外惠,倾倒一代又一代的石者人。石者河畔流传着很多快炙人口的故事。
  地里的零零散散的庄稼,时常被杂草埋没。并不是这里的人们不够勤劳,只是贫瘠的土地上,想让庄稼丰收,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心有余而力不足。放弃一些贫瘠的地块,种植木材,成为幸福展人们最无奈的选择。一个民族长久的繁衍生息,自然有自己的生存之道。经济收入还靠种植在坡地上的花椒、深箐里的核桃、废地上的桉树等经济作物。
  刘昊,一个子黝黑的老头,高高的个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眉毛黝黑,头发却早已斑白。留着八字胡,驼着背。时常坐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下,漫不经心地抽着劣质草烟。喷云吐雾,抽完一袋草烟,会在石头上敲落烟灰。刘昊,是个有故事的人,据说十多岁就能独自上山打猎,活捉兔子或貂鼠回来。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猎人这一行当里头,刘昊从小得到父亲的言传身教,加勤奋和天资聪慧。小小年纪就成为狩猎高手,不足为奇。几十年的狩猎,积累了丰富经验。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刘昊都能弄下来,做成美味佳肴,摆在餐桌上。
  那时候,猎人受人们的爱戴。因为旧社会,茂密的丛林中,经常有豺狼虎豹出没,肆无忌惮的糟蹋牛羊。甚至伤害独自进山砍柴的人们。猎人,便是这些豺狼虎豹的克星,守护着全村人的安全。逢年过节,猎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到山里打些飞禽走兽回来。全村人边跳左脚舞,边品尝山珍,其乐融融。猎人天生独来独往,难免会有些孤傲。村里的孩子如果能亲眼目睹一场刘昊的狩猎。学会几招捕鸟技术。定能笑呵呵,像吃了一坛陈年旧蜜似的,几天都合不拢嘴。刘昊的狩猎水平,为乡邻父老津津乐道。深受其他猎人所推崇崇。少年成名,来向他学狩猎的人很多。但他一生并未收徒弟,具体原因,却无人知晓。
  刘昊以狩猎为生,猎人行当一干就是几十年。直到改革开放后,国家严禁狩猎的政策,传达到这个信息闭塞的小村庄。刘昊方才收手,转投木匠行业。他狩猎,时常追捕一些威胁到人们的猛兽,守护着一村平安。但杀戮一生,手上沾满无数的动物的血。每当夜深人静,刘昊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梦。尤其是上了年纪,按理说听力本该退化才对。可他耳朵却如同年轻时候一样灵敏。夜深人静,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响起。像是狐狸的叫声,又像貂鼠的叫声,总在他耳边嗡嗡作响,时刻折磨着他。每当这个时候,他会从床上坐起来,问他的妻子阿玉,有没有听见动物的叫声,妻子总是摇头。或是他的心理在作祟,或是被他杀戮的动物回来“索命”。他终究不敢再想下去,他渴望自己能得到救赎。
  刘昊的一生,杀戮过多少飞禽走兽,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因为太多。但他和狐狸有过不解之缘,他一生只杀过三只狐狸,救过一只狐狸。
  【二】
  刘昊捕获第一只狐狸时他还是乳臭未干的孩子。与其说他捕获第一只狐狸,倒不如说是他和自己的猎人父亲,一起进山历练。
  说起刘昊的父亲,也是一位资深猎人,名气很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让人称道的狩猎技术,而且出现外面闯过,见识颇广。解放前当过兵,让他的人生有着一层神秘的色彩。有人说刘昊的父亲做过解放前云南省高官龙某的警卫排长。也有人说刘昊的父亲是国民党军统保密局的特务,做过云南站站长沈醉的手下。还有人说刘昊的父亲干过八路,是优秀的侦查员。总之当过兵的身份不假,但具体是干什么的,何处供职,却不为人知。据说连刘昊都不清楚。据村里人讲,刘昊父亲有一只非常精致的手枪,从来不让外人看。刘昊的父亲,经常给刘昊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八卦、五行、阵法,听得小刘昊头昏目眩。
  父亲很爱自己的儿子,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都教给刘昊。刘昊并非天才,但在有过当兵经历的父亲的精心调教下。加上自己有些天赋,进步很快。10岁那年,刘昊基本掌握了简单的狩猎技巧。包括熟悉每种动物的脚印,学会根据气味辨别动物。陷阱、机关和动物习性等猎人最为基础的东西,已经非常铭记于心。
  有一次,刘昊上山狩猎。发现了一串特殊的脚印。虽然自己熟悉各种动物的脚印,却不能准确判断究竟是什么动物留下的。父亲告诉他,脚印是狐狸留下的。狐狸是狡猾的动物,翻开任何一本童话故事。人们都会为狐狸的狡猾和聪明叹为观止。刘昊没有判断出狐狸的脚印来,也不能全怪他。因为狐狸行踪诡异,飘忽不定。行走时候,时而走大道,时而走小道,时而又上蹦下窜。据说聪明的成年狐狸,会在脚上绑一根树枝,将自己的脚印全部掩盖。父亲不打算捕杀狐狸。因为追捕狐狸,非常耗费时间,而且成功的概率极低。聪明的猎人,很少会特意去追捕狐狸,将自己弄一身胡骚味。但看刘昊对特殊的脚印如此好奇。父亲暗下决心,让小刘昊看看狐狸的样子。爱子心切,顺便教教他如何活捉狐狸,帮儿子长长见识。
  刘昊的父亲,根据狐狸拿留下来的脚印,很快判断出狐狸的活动区域。精确到狐狸的体型,雄雌。一般人总想不明白,惊叹猎人的聪明。这或许就是猎人的看家本领吧。猎人多年的狩猎经验,加上一些复杂诡异的公式,能很快算出狐狸活动的范围。二人搜寻了狐狸留下的粪便,很快判断出是一只公狐。都说名师出高徒,虎父无犬子。小刘昊开始布置机关陷阱,父亲在旁边指指点点。一会的功夫,陷阱布置完毕,只待狐狸落入垢中。
  父子二人藏在离陷阱很近的地方,用树叶将自己的身体掩盖。父亲给刘昊讲解了很多猎人的故事。大多关于狐狸,狐狸如何狡猾,如何逃过猎人的追踪等。狐狸的小聪明,一步步在森林中成为众矢之地。狐狸生活的地方,会留下骚味,其他动物,避而远之。听得刘昊笑出声来。长大后才明白,那些故事,早已超出故事的范畴。而是父亲作为一名猎人,多年的狩猎经验和做人道理的高度概括。小刘昊好奇的问父亲:“狐狸会来吗?”父亲说:“会来的,人要相信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心浮气躁的人难成大事。”在这一点上,狩猎和做人是相通的。好的猎人,首先要做人,学会等待。刘昊焦急的等待中,那只期待中的狐狸却迟迟未来。
  月色下,父亲隐隐约约看到了狐狸的影子。用手势提醒刘昊,狐狸来了。小刘昊朝着父亲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狐狸的眼睛在月色下闪闪发光,有些诡异。月光将狐狸的影子拉长,有些颤微。狐狸朝着陷阱的方向走去,刘昊激动不已。正向从草丛中站起来,准备追过去,一饱眼福。却被父亲果断拽住。父亲告诉他,狐狸耳朵和嗅觉非常灵敏,对危险的预知能力让人匪夷所思。稍微有任何风吹草动,就会迅速逃离,再也不出来。那只狐狸一边掩盖自己的脚印,随时改变着路线。狐狸走走停停,四处张望,小心翼翼。就在离陷阱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着实让刘昊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难道一切等待要付之东流,小刘昊心急如焚。
  那夜,没有风,月光洒下,散落在茂密的从林中。洒在父亲憔悴的脸上,洒在刘昊幼稚的脸上,也洒在那只即将被捕获的狐狸身上。夜静悄悄的,除了几只夏虫,还在草丛中嚷嚷外,没有一丝声音,犹如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宁静。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突然,熟悉的铃声传来。陷阱里的铃声急促,可以判断那只狐狸已经落入陷阱。刘昊和父亲迫不及待的跑向陷阱,刘昊急着想看到传说中的狐狸,跑得比父亲更快。狐狸金色的皮毛,蓝色的眼睛,四肢被陷阱里的虎夹夹住,无法动动荡。狐狸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不甘与绝望。刘昊抚摸着狐狸光滑的皮毛,好奇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传说里聪明绝顶的狐狸,被自己捕获。对他而言,是童年里的一件开心的事。
  月色下,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父子俩迅速拆除没有启用的备用陷阱,将周围的环境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除了那只金色的狐狸被捕获外,周围一却都没有变化。夜依然很安静,没有一丝风。恢复现场是猎人狩猎结束后的工作。狩猎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狩猎的地点被人知道的越少越好。拆除陷阱,保证路人和牛羊的安全,是猎人的责任。
  父亲扛起拿只狐狸,牵着刘昊,踏着银色的月光,一步步走下山岗。月亮将父子两人的影子拉长。刘昊脸上洋溢着开心与快乐,自己的好奇心终于得到满足,活捉那只狐狸。而刘昊父亲的脸上却没有喜色,没有一丝笑意。却不知为何?很多年以后,刘昊清醒的记得,这是父亲和自己走的最后一段路。究竟父亲怎样,去了哪里,却是后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值得回味的童年。无忧无虑,有着很强烈的好奇心。好奇心没少为父母惹麻烦。天真无邪,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激情。父母总是能包容自己,无多大的错误,父亲和母亲都会为我们扛着。也正是在这样那样的好奇里,驱使我们学会了很多的东西。比如做人的道理,做事的方法。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那时候世界很小,小得只有头顶那片天。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童年是快乐的,好奇心让童年五彩缤纷。无论任何时候,回忆起来,心里都是暖暖的。
  【三】
  刘昊的父亲,在他捕获那只狐狸几天后,突然离开家。至于狐狸是如何被杀,狐狸皮是如何被剥下来。刘昊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清晰记得,那天,天刚刚亮。枝头鸟儿叽叽喳喳,天边的红霞很美。父亲就背着简单的行囊,拿着他那只精致的手枪走了。刘昊追了出去。父亲头也不回的走了,消失在河畔那条比河流更加曲折的小路上,留下小刘昊一人哭得歇斯底里。从此以后,父亲并了无音信,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半点消息。至于父亲究竟去了哪里,刘昊多次问过母亲,母亲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却总是哭红双眼。刘昊见母亲不愿意提及,也就不再追问。
  村里人,茶余饭后,相互串门子,经常说起刘昊的父亲来。有说父亲跟随国民党去了台湾,有说父亲跟着国民党撤退到中缅边境,也有说父亲被解放军抓了,秘密处决了,还有人说,父亲在和土匪的斗争中,光荣牺牲了。传得沸沸扬扬,好一阵子。却没有人准确知道,拿不出有力的说法,谁也不服谁的说法。传了几年后,这话题已经不再鲜新鲜,被人彻底遗忘。仿佛父亲从来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刘昊是从石头缝里蹦跶出来的一般。唯有刘昊,时刻思念着父亲,等着父亲回来。但他等了一生,也没能在村口等到熟悉的父亲。
  刘昊第二次捕杀狐狸,是因为和村里的老猎人张冲打赌。同为猎人的张冲,为了和刘昊比试狩猎水平。多次要和刘昊比试狩猎技术。刘昊委婉谢绝。张冲,一不做二不休,质疑刘昊父亲狩猎技术。质疑刘昊父亲,是为了能让刘昊应战。刘昊明白其中道理,但质疑父亲的狩猎技术,刘昊不能容忍。在刘昊的眼中,父亲是一名优秀的猎手。无论是枪法还是陷阱布置都是一流的,无人能及。首次被人质疑,严重损害了父亲在刘昊心目中的形象。刘昊决心为父亲挽回面子。同时也是他证明自己的机会好机会。
  青春期的刘昊,急需一次证明的能力。也只有证明了自己,才能打压那些质疑自己声音。在张冲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之后,刘昊决定约张冲比试一番。比试的内容是张冲定下的:两天内,活捉狐狸,必须是成年狐狸,皮毛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破损。谁的速度快,谁就胜利,就是村里最优秀的猎人。还特意请了村里的长者做见证,通知全村人围观。
  此时,张冲四十多岁。狩猎半生,练就了一身看家本领。自然不把刘昊这一乳臭未干的小孩放在眼里。比试纯粹是故意刁难他,也是张冲在显摆自己的实力。两天内活捉狐狸,对于任何一个猎人来说,都是有些难度的。因为狐狸行踪不定,狡猾难捕。成年狐狸,经历过无数次的追捕的危险场面。对陷阱机关,很是忌讳。猎人稍不留心,就会被狐狸发现,随之逃之夭夭。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而言,难度可想而知。但刘昊还是答应了下来,也不得不答应,因为自己早已被推到风口。少年时候,我们都会和刘昊一样,面对挑衅和质疑,总要证明自己,即使能力不足,也要奋力一博。
  经过简单的准备之后,刘昊出发了。不是去追踪狐狸,而是毫无目的在森林里狩猎,捕杀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的鸟类。连张冲这个老猎人,都对刘昊的做法都有些匪夷所思,表示不理解。都为刘昊此次打赌担忧,为刘昊父亲教导出这么一个儿子来,有些惋惜。就这样反常行为,刘昊持续了两天。倒是让张冲增加了很多底气。唯有村里的长者,笑呵呵的,貌似对刘昊这孩子,非常有信心。可当人们请长者推断谁会赢是时候,长者就说了四个字:静观其变。

这天,王桐林家里突然来了一位穿着黄色道袍的道长。那道长告诉王桐林,在北边的松林山上住着一只长有六条尾巴的狐狸,只要抓住这只狐狸,老太太的病自然就会痊愈。

这要是放在平时,王桐林早就把那道长当作骗子赶跑了,也是母亲的病久治不愈,把他给急糊涂了,王桐林竟然鬼使神差的和那道长聊起来。

那道长面貌尖嘴鼠腮,还是个瘸子。道长趴在王桐林耳朵边嘀咕了几句,又说道:“天机不可泄!”就一瘸一拐的走了。

反正松林山距离王桐林的家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他给家里人交代了一下,就坐车前往。

松林山地势陡峭,山上常年积雪不化。王桐林在这山道上转了一个多小时,才遇到一位当地的村民。

当王桐林向那个村民打听六尾狐狸的时候,那村民竟然脸色突变。村民支支吾吾,说那都是传说,世上根本就没有六条尾巴的狐狸。

从村民不自然的表情上,王桐林可以确定,这六尾狐狸的来由绝不是空穴来风。正在这时,两只狐狸一前一后从林间小路上飞驰而过。王桐林暗自拿定主意,然后和那个村民告别下山。

回家的路上,王桐林从书报亭买回几本故事刊物,他的母亲别看岁数大了,平时还就喜欢戴着老花镜看故事。

一连几天,王桐林都为捕猎工具发愁。这天,王桐林不耐烦的扫了一眼他买给母亲的故事刊物,不由得眼前一亮。原来,故事刊物后面的彩页广告上面正在推销“狩猎弓弩”。

王桐林按照广告上的地址把一千五百元钱寄过去。果然,没过多久,厂家就把一张漂亮的弓弩和猎箭、钢珠寄过来。

王桐林又跑到市区买回来野外帐篷和一些野营必备品,就准备上山了。

这天,阳光明媚。王桐林把母亲托付给妻子和妹妹,背着行李,坐上前往松林山的汽车。

松林山上静悄悄的,雪地上偶尔会发现一些小型动物的足迹。

王桐林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支开帐篷,架好炉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