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滴血镯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滴血镯

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叫凌儿。正值20岁花样年华,长得水灵灵的,非常讨人喜欢。唯一令人悲哀的是,她从小就哑了,发不出声来。为此,她的母亲寻访名医,却毫不奏效。她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每当她问起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母亲总会皱着眉头不语,或含糊了事。阿凌很懂事,知道有苦衷,就也没有再追问。

图片 1

她的母亲叫殷雪梅,人们都叫她殷娘,她很乐于助人,村里人都认识她。

作者:一粒米

凌儿常常去帮母亲买菜,有一天,路上竟捡到一个晶莹剔透的手镯。虽然沾了滴血,但无疑是一个很令人惊喜的宝贝。她连菜也顾不上买了,欣喜地回家去,想把这个手镯给母亲看。

半年未见的娘俩一路上谈不完话,走到家门还有十米的小路口,从茅草屋的烟囱里冒出的缕缕青烟让娘俩惊奇的停住了脚步。

凌儿刚进家门,殷娘就说:“凌儿啊,这么快就买回来了?呵呵,毕竟你们年轻人的腿脚比我们好用啊。”

“海子,娘没看错过,这烟囱是咱家的吧?”

凌儿赶紧进去殷娘的卧室,用手划道:手镯,漂亮。有血,戴上。没买菜。

“娘,您没看错,这烟囱啊就是咱老徐家的,是您的新儿媳妇正在给你烧火做饭呢?”

殷娘毕竟是凌儿的母亲,知道她要说什么:“呵呵,真漂亮,当了还能值很多钱呢。”凌儿比划道:不要,戴。殷娘笑了:“那我就戴了,你快点去买菜吧。”凌儿笑了笑,提着刚才的篮子走了。

娘俩一口气跑到自家的厨屋里,一位穿着粉红衣裳的水灵灵的漂亮姑娘正在一个人灶上火下的忙碌着,一点儿没有手忙脚乱的阵势,锦海的母亲惊呆了的表情硬是愣在那里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殷娘望着凌儿出门的背影,不知不觉叹了口气。“孩子她爹……”

“学英,俺娘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凌儿买菜回来,却发现家里已不堪入目:家里的衣服被翻得到处都是,地上是从未有过的泥泞,床已经彻底被翻了个个,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杂乱,令人头痛。对了,娘……娘呢?凌儿赶紧寻找,却不见殷娘的踪影。当凌儿到后院时,她惊呆了,殷娘已被官差捆绑住,眼里还噙着泪水,仿佛要说什么,但还是低下了头。

“大娘,您回来了啦!”学英虽然拘谨,可是看到比自己更拘谨的老人家产竟也开口先打起叫起人来,转而便低头忙捡起脚下的芦苇杆给灶堂里添起火。

凌儿手里的菜篮已掉到了地上,张大了嘴想说话:“这是怎么回事!”

“哎,哎,回来了,回来了。”锦海的母亲显然还是有些吃惊,十里八乡的大姑娘也见过不少,可眼前这么好看的姑娘还是头一回面对面的说上话的。

官差虽看不懂,但也答道:“刚刚接到报案,说西街宋掌柜家有大量财务被盗,怀疑是殷娘所为。”

“瞧,第一回来,还让你干活,锦海啊,你带学英姑娘到堂屋喝水,我来做饭,你爹也快回来了。”锦海的母亲总算把自己从惊叹拉回到眼前的常态。

凌儿觉得好可笑,殷娘这个柔弱的身子,又怎会当起强盗?

“娘,学英在家里是大姐,除了两位不在家的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五个弟弟,在家里什么事情她都做,今天来家里看到是农忙,她就更闲不住了。学英,是吗?”锦海的话匣子在母亲面前一打开就是没个停,把学英说的有些刮目相看,原来他也有孩子的一面,平常相处的时候都是大段的空白,只剩下空气流动的声音。

官差接着说:“证据就是这个手镯。这是宋掌柜家的被盗财物之一。”

学英微笑着没有离开灶台,帮着锦海的母亲一起做饭,她知道农忙的时候对于农村人时间最宝贵,往往都是一早带点吃的到田头,到晚间才回来,可见这一家人对自己的到来是多么的隆重。

凌儿不觉心里着急,这个手镯明明是自己捡到的!娘又为什么不解释呢?为什么不告诉官差,这个手镯是自己的女儿捡到的,与自己没又任何关系!

酷热的午间,锦海家的茅屋里传来了久违的笑声,尤其是锦海的父亲看到新媳妇到家里一头扎进厨屋和老婆子一起忙饭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他拉着儿子说了好些话:“海子啊,这怪你啊,你娘一路上说没有准备,我们心里都不定当呢,现在看到这姑娘一点架子都没有,我心里放下好多。”

凌儿好恨自己,如果自己能说话的话,就不会想现在这样,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母亲被官兵抓走……而那个手镯,因为留有血迹,宋掌柜嫌晦气不要它了,留给了凌儿。

“爹啊,我就想让她来家里让你们看看,咱家的情况她很清楚,你俩一切照常就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