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第六十七章 大事抵定 金锁劫 秦红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春秋战国时期,群雄争相竞技,意欲称霸天下。话说有两个诸侯小国激战数年,未分胜负,两军主帅便各遣密探,混入邻国,打探敌情,一场乱世谍战就此展开。

终南一剑仙冷然道:“下何命令?” 麦飞龙道:“下令将弟子逐出门墙。”
终南一剑仙面色一变,道:“你不怕自己身败名裂?不怕她杀害你?”
麦飞龙道:“不怕,弟子怕的是连累本派蒙羞,至于个人的生死荣辱,绝不放在心上!”
终南一剑仙摇摇头,道:“不能!为师不能这样做……”
孟三彦道:“对,掌门人若将令徒逐出门墙,固然可以维护贵派的名誉,可是这样做在道义上是讲不过去的,无论如何,令徒是在执行任务时落入人家的陷阱,掌门人不但不应责备他,而且应该为他解决困难才是。”
麦飞龙道:“这是一种权宜之汁,等事情解决之后,便可让子弟重返本派。”
终南一剑仙仍摇头道:“不行,为什么若将你逐出门墙就不能再保护你了,而她为了泄恨,一定会下手杀害你的。”
麦飞龙道:“师父请再考虑考虑,只有将弟子逐出门墙才能放手对付她们,否则便只有把武林金狮给她,让她夺走藏在武林金狮中秘密了。”
终南一剑仙道:“她要的既非武林金狮,就把那秘密给了她又有何妨?”
孟三彦道:“让不得!” 终南一剑仙道:“为什么?”
孟三彦道:“蕴藏在武林金狮中的秘密如是财宝,让给她自是无妨,但若是关系武林安危的秘密,掌门人让给了她岂非助纣为虐?”
终南一剑仙似觉有理,不由面色一凛道:“依孟大侠之见,老夫该怎么办才好?”
孟三彦道:“为今之计,只有瞒过令徒擒获金身怪人迫使司空瑜认罪的真情,派人去美人谷通如她来,告诉她司空瑜是自行投案认罪的,这样她也许就不会责罚令徒了。”
麦飞龙道:“晚辈原也打算如此,但她对该秘密势在必得,一定不肯饶过晚辈,而会要胁家师让她取走该秘密,所以着想保住该秘密和敝派的名誉,想来想去,只有让晚辈脱离敝派一途。”
语至此,转望终南一剑仙道:“师父,您就下令将弟子逐出门墙吧,弟子脱离本派之后,您就可以拒绝她的要胁,并公开她的图谋。”
终南一剑仙道:“她是后一年半的武林盟主,现在我即使不让她取走该秘密,将来她保存武林金狮时,她一样能够得到该秘密呀!”
麦飞龙道:“距离她接管武林金狮的时尚有一年,在这一年当中,会发生许多事情,说不定我们可在这期间能找出蕴藏在武林金狮中的秘密,予以妥善的处理。”
孟三彦忽然一拍手道:“对了!” 终南一剑仙注目问道:“孟大侠想到了什么?”
孟三彦道:“掌门人怕的一旦将令徒逐出门墙之后,美人帮主将率众围攻令徒,对不对?”
终南一剑仙点头道:“对啊!老夫若将小徒逐出门墙而又派人保护他,就不能骗她们了。”
孟三彦道:“贵派自然不能保护他,但别人却可以保护他呀!”
终南一剑仙面容一动道:“孟大侠的意思……”
孟三彦道:“我来保护他好了,假如还不够,我可以再邀几位朋友来,我有把握保护令徒不使他受到一点伤害!”
终南一剑仙沉吟道:“这个……”
麦飞龙道:“师父请勿犹豫了,弟子脱离本派只是一种形式,将来仍可回来。”
终南一剑仙皱眉默思良久,点头叹道:“好吧,但最好能当着她和几位武林高人面前宣布,这样才能取信于人。”
麦飞龙道:“是的,师父可函请武当天一真人及逍遥翁越云林等几位武林高人来此,当面宣布驱逐第子,这样鱼玄霞就无所施其鬼域了。”
终南一剑仙转望孟三彦问道:“孟大侠能邀请几位帮手来保护小徒?”
孟三彦道:“最少有三位,五台山一恕禅师,南中一鹤罗觉仙,及鬼秀才古常乐。”
终南一剑仙色喜道:“这三位都是当今名震天下的武林高人,有他们出马,自可保小徒的安全,孟大侠有把握请到他们么?”
孟三彦点头道:“不成问题!” 终南一剑仙道:“要多久的时间?”
孟三彦道:“两月之内必到。”
终南一剑仙道:“老夫函请天一真人和逍遥翁越云林来此,大约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但美人帮主可能近日会来,这怎么办?”
孟三彦道:“很简单,骗她令徒还未回山就是了。”
终南一剑仙道:“司空掌门人若真来投案呢?”
孟三彦道:“请她暂时在贵派住下,要紧的是不能让鱼玄霞获悉司空掌门人投案之事,这样她也就不会急于要见令徒了。”
终南一剑仙欣然道:“好,就这么办,现在我们来修书邀请天一真人,及一恕禅师等人!”
这天薄暮时分,五个终南派的门人带着掌门人和孟三彦的信,乘骑下山而去。
麦飞龙怕美人帮主突然前来,也立刻住入一间密室之中,开始过“隐居”生活。
入夜,终南一剑仙和半瞎子孟三彦走入密室,告诉他一个消息,有情剑客巢剑海和黑美人苗夜珠护送黑乖乖丁顺和金身怪人“舒鸣宇”回来了!
麦飞龙闻言之下,顿如搬开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欣喜万分地道:“好极了!是不是在路上出了事?”
终南一剑仙道:“没有,迟到的原因是马车坏了一轮,在途中修理车轮,耽搁了半天的时间。”
麦飞龙一哦道:“原来如此,现在他们都在庄内吧?”
终南一剑仙道:“不,黑乖乖丁顺和黑美人已经走了,他们答应两个月后再来。”
麦飞龙道:“舒鸣宇呢?” 终南一剑仙道:“已将他安置妥当。”
麦飞龙道:“司空门人既已答应前来认罪,咱们就不可太亏待舒鸣宇。”
终南一剑仙道:“当然。” 麦飞龙转对孟三彦问道:“孟大侠吃过晚饭没有?”
孟三彦点头答道:“吃过了。”
他看了看密室中的陈设,接着笑道:“这间密室十分不错,只可惜没有窗户,你住得惯么?”
麦飞龙道:“还可以的。”
孟三彦道:“为了瞒骗鱼玄霞,老是躲在这密室中也不是办法,依我看,你大可改变一下容貌,这样就不必一天到晚呆在这里了。”
麦飞龙道:“好是好,但晚辈没学过易容术,无法改变面貌。”
孟三彦笑道:“易容术我也懂得一些,明天我替你化装如何?”
麦飞龙喜道:“好啊!” 孟三彦道:“你会不会围棋?” 麦飞龙道:“略知皮毛。”
孟三彦道:“拿弈具来,咱们来下两局消遣消遣。”
麦飞龙也很喜爱围棋,当即从书架下搬出弈具,擦拭干净,然后转向终南一剑仙道:
“师父,您下吧?”
终南一剑仙微笑道:“不,你下,孟大侠听说你的棋力高于为师,故想和你较量较量。”
麦飞龙笑道:“弟子岂是孟大侠对手,恐怕孟大侠要让晚辈几个子呢。”
孟三彦道:“少客气,先下下看吧。” 于是,两人布下座子后,便开始对弈起来。
孟三彦落子敏捷,不加思索,麦飞龙也擅长快棋,步步跟进,转眼间棋局便进入中盘阶段。
孟三彦打出一子后,忽然问道:“你和花凤在一起时,可曾听她提起小女?”
麦飞龙道:“提过一两次。” 孟三彦道:“她怎么说?”
麦飞龙道:“她劝我死心,说晚辈不可能再与令爱见面了。”
孟三彦抬头向终南一剑仙苦笑道:“我猜的不错吧?”
终南一剑仙点点头道:“嗯,但她们为何要绑架令爱呢?”
孟三彦道:“可能与令徒有关。”
麦飞龙愕然道:“孟大侠您说什么?令爱是被美人帮绑架去的呀?”
孟三彦点头道:“这是我的猜测,上个月我又去美人谷等候了十多天,结果仍不见粘艳娥回谷,所以我便猜想小女之被掳,可能是鱼玄霞指使的,否则粘艳娥不致于一去不返。”
麦飞龙注目道:“如是被美人帮所掳,怎说与晚辈有关呢?”
孟三彦道:“原因大概是鱼玄霞不愿见到你和小女结合,她派胜雪红和你一起追查武林金狮,是希望你会喜欢胜雪红,从而使你变成她们美人帮的人,后见你对胜雪红无意,反而爱上了小女,便只好使出釜底抽薪之计,把小女劫掳去了。”
麦飞龙觉得他的推测颇有可能,心情顿时乱了,惶声道:“果真如此,她会不会下令杀害令爱?”
孟三彦道:“这倒不会,所谓虎毒不食子,粘艳娥心肠再毒,也不致于杀害自己的女儿。”
麦飞龙听了心中稍安,道:“但愿如此,也许她只是把令爱关禁在某处,不让她回来。”
孟三彦点点头,取子下着道:“好了,不要再谈小女了,咱们继续下棋吧。”
麦飞龙道:“孟大侠不准备设法救令爱回来?”
孟三彦道:“当然要救,但现在尚无线索可寻,光急无用!”
正说着,密室中的一堵木壁,忽然缓缓移开,现出一条秘道有人进来了!
走进来的是有情剑客巢剑海。 终南一剑仙道:“什么事?”
有情剑客躬身:“启禀掌门人,崆峒派掌门人司空瑜到了!”
终南一剑仙一哦,立时站起道:“在那里?” 有情剑客答道:“在前厅上。”
终南一剑仙道:“还有谁与他同来?” 有情剑客道:“只他一个,没有别人。”
终南一剑仙道:“态度怎样?” 有情剑客道:“似无敌意。”
终南一剑仙道:“走,我们一起去见他!” 说毕,领先举步走出秘道。
老少四人来到前厅时,只见司空瑜正独自坐在厅上饮茶,他见终南一剑仙等人入厅,连忙放下茶杯,起立抱拳道:“司空瑜参见盟主!”
脸红红的,甚尴尬。 终南一剑仙抱拳还礼,说道:“不敢,掌门人请坐!”
司空瑜道谢坐下,终南一剑仙一指孟三彦道:“这位是武林中称‘半瞎子’的孟三彦孟大侠,司空兄还没有与孟大侠见过面吧?”
司空瑜向孟三彦点头一笑,道:“孟大侠大名如雷贯耳幸会。”
孟三彦也点头为礼,谦逊了几句。
宾主落座之后,司空瑜立刻说道:“关于司空某人所为令徒想必已向盟主禀报过了吧?”
终南一剑仙须首道:“是的。”
司空瑜道:“那好,现在司空某人只有一句话要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人干的,我愿接受任何处罚,只求盟主立刻释放小徒舒鸣宇!”
终南一剑仙也很爽快,立刻转对有情剑客道:“巢师弟,你去把舒鸣宇带来。”
有情剑客领命而去。
终南一剑仙接着回望司空瑜和气地道:“司空兄可肯答复白某人几个问题?”
司空瑜淡淡一笑道:“司空某人如今已是待罪之身,岂敢不生命力答覆盟主的问题,但问无妨!”
终南一剑仙道:“司空兄侵占武林金狮,除了要打击恐吓者之外,是否尚有别的目的了”。
司空瑜道:“没有!”
终南一剑仙道:“既然别无目的,当初司空兄为何不把贵派受害及留下武林金狮的用意向大会主办人天一真人说明呢?”
司空瑜道:“关于这一点,司空某人已向令徒解释过了,司空某人认为与会各门派均有可疑,故不愿把事情说出来。”
终南一剑仙感慨的叹了口气道:“司空兄应该想到做出这种事的后果才对……”
司空瑜冷笑道:“不要紧,事情是我一人干的,我赔上这条老命就是了!”
终南一剑仙道:“司空兄诬陷华山派,迫使连掌门人自杀而亡,这件事恐非赔上一命所能了结的呢。”
司空瑜道:“盟主打算如何处置司空某人?”
终南一剑仙道:“白某人无意深责司空兄,只希望司空兄交还武林金狮,至于诬陷华山派一节,那要请司空兄自己去了断了。”
司空瑜道:“那么,等交出武林金狮之后,司空某人便亲上华山,给他们一个公道。”
两人交谈至此,只见有情剑客已带着舒鸣宇走入厅中来了。”
舒鸣宇仍然穿着那身金色皮衣,他见师父坐在厅上,甚是惊骇,失声道:“师父,您……”
司空瑜苦笑了一下道:“鸣宇,为师已决定向盟主认罪,你回去吧!”
舒鸣宇当然明自师父所以前来向“武林盟主”认罪,是因自己被擒泄漏了身份之故,是以心中十分痛悲惭愧,跪下道:“弟子真该死,师父您打死我好了!”
司空瑜严声道:“起来,这不是你的错,本派所做一切,将由为师一人负责,你回家去吧!”
舒鸣宇抬头流泪道:“不,弟子愿代师父领受处罚!”
司空瑜双眉一扬,截口怒叱道:“胡说!这件事岂是你承担得了的?你若还要我这个师父,就听我的话,快给我回家去!”
舒鸣宇不敢不听,站起来问道:“可是,师父您怎么办?”
司空瑜道:“为师自有去处,你回家见了你葛师叔便知一切,快去!”
舒鸣宇望望在场的终南一剑仙等人,踌躇了一片刻,看见师父一直以严厉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只得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几个头,起身而去。
有情剑客随后跟出,说道:“舒少侠慢走,在下送你下山去。”
司空瑜目送徒弟与有情剑客出去之后,随即回对终南一剑仙问道:“我们何时动身?”
终南一剑仙道:“司空兄是说要带白某人去贵派起出武林金狮。”
司空瑜道:“是啊!” 终南一剑仙道:“别急,过两个月再去便了。”
司空瑜讶然道:“为何要过两个月再去?”
终南一剑仙微笑道:“白某人虽是如今的武林盟主,但兹事体大,故白某人觉得要起出武林金狮,必须有几位武林高人在场。日间白某人已修函邀请天一真人及逍遥翁越云林来此,他们将于两个月后到达,所以要委屈司空兄在此小住两月,俟他门到达之后,大家再一齐动身前往贵派起出武林金狮便了。”——

01

一日晚间,在临近郊野的古城外,出现了一道身影。他环顾左右,见四下无人,便向西南方的坟场跑去。

他来到坟堆间,徘徊数圈,在一座新坟前停下了脚步,继而蹲下身子,一阵找寻。不一会儿,好似摸到一物,还未来得及细看,便匆忙塞入衣中,然后,小心翼翼地返身往回走。刚临近村口,突然喧嚣之声四起!只见不远处闪现出数十条人影,高举着火把朝这人奔袭过来,火光瞬时照亮他惊恐的脸。

来者正是本地县丞司空尚与一队随从。

“鲁子尧,深夜至此,有何贵干呢?”司空尚讥讽地说道。

那个被唤作鲁子尧的男子定了定心神说:“原来是大人啊,我有些血脉不通,故而出来舒展一番……”

司空尚闻言,面露凶相:“一派胡言!舒展筋骨何须往返坟地?来人啊,把他身上私藏之物搜出来!”

随从们应诺一声,冲上前来,片刻工夫,便在其衣间搜出一粒蜡丸,递给了司空尚。

司空尚从蜡丸中抠出一封帛书,徐徐展开,看罢后,他得意地说:“鲁子尧,你这奸贼,今日人证俱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把他带走!”在一片喧嚣声中,鲁子尧被押走了。

子夜时分,在刑房里,鲁子尧饱受酷刑折磨。望着他痛苦的神情,司空尚冷冷地问道:“怎么样,皮鞭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劝你识相点,快供出你来此地的真实目的!”

“大人,饶……饶命啊,我招!”此时,鲁子尧似已苦不堪言,只得乖乖认罪。

据鲁子尧讲述,他与师父姜伯繇本是邻国敌将派来的密探,特意假扮成医师,前来查探此处的军情。就在昨日,其师出门刺探敌军城防信息后,便失去了音讯。这可让鲁子尧慌了手脚,他突然想起师父曾有约在先,在郊外的坟场有一秘密
“信槽”,若遇万分紧急的情况,会在那处投放信件,以便联络。

今日,鲁子尧在“信槽”所得的帛书正是姜伯繇所写。姜伯繇告诉鲁子尧,近日风声紧迫,他已乔装隐匿,让鲁子尧三日后,在本县设立香案,拜祭医祖师岐伯,行开业大礼,自会有人与他接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