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奥门金沙城游戏网站:侠女暗香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南宋末年,山河破碎,铁蹄下,中原大地尽成焦土。江湖上人称风流剑客的鲁三,自毁容貌,隐姓埋名,投身到江南最负盛名的青楼万花坊当了一名提茶壶的龟奴。被人呼为丑奴。

元阳郡最近发生了件大事,事情挺大,惊动了朝廷。据说单神策令当今圣上就连发了十二道,赶来候命的各大家修士把阳州城一等一的酒楼给挤了个满满当当,前来凑凑热闹浑水摸鱼的江湖杂鱼们也把那些个二流客栈给搞的熙熙攘攘。一时间元阳郡当真是高手如云,站在大街上一眼望过去密密麻麻全是修士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武云城。

战争能够改变人的一生。鲁三过去风流倜傥,如今却进了妓院这种少廉寡耻的地方。但他忍受了下来,个人的屈辱早变得无足轻重,他厚着脸受人喝斥使唤。万花坊上下的人都喜欢他。

这一切放在王富林王大掌柜眼里自然是大好的态势——身为阳州城乃至整个元阳郡最为豪华气派的聚富楼掌柜,这几天的流水账看地王老板是笑着合不拢嘴。各大家的修士们虽然一个个都挑剔的很——你选嘉杭瘦马他要青泥肥燕,有个皓首的老修士还特地点名要阳州城胭脂巷的几位花魁去唱一晚小曲——却也都是一掷千金的豪客。一看到这繁华气象,王老板就不由的有些感谢那快被灭族的林家。

谁不喜欢一个既勤快又不说话的人呢,连老鸨吴妈也夸他:“丑奴,你天生就是个奴才胚子,如果净身去皇宫,你必会成为第二个高力士,光宗耀祖。”鲁三悠悠道:“不知蒙古人要不要太监”吴妈大笑:“当然要,可惜你太丑,若不是我心好,谁会收留你让你在这里吓坏了客人?”鲁三涎着脸赔笑:“多谢妈妈好心。”

“这林呆子”王老板抿了一口酒有些微醺:“他祖宗们给他挣下了这偌大的家业放在那不好好去享受,偏偏去跟法家的人混在一块。混就混呗,前些年商贼当权的时候跟着人家风光风光也就罢了。可这法家现在都绝了还敢去收留商贼的遗孤,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没有人知道鲁三在万花坊的真正目的。城里偶有蒙古军官被杀,尸身上总留下暗香满园的字号。可谁也不会疑心到是万花坊一个连妓女也轻视的丑奴干的。鲁三把自己变成了一件暗器。

“老大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坐在对面的大汉喝红了脸“俺们江湖好汉最是重那忠义,这林文翰跟着商相虽……”“打住,你这莽汉还“商相”“商相”的叫,真当那些修士们听不着啊”王老板连忙止住了红脸大汉的反动言论低声说道,又有些慌张的看了下四周,生怕被那些耳听八方的大家修士们给隔空取了性命。

这一天,从外面传来噩耗,说是宰相文天祥在岭南被俘。鲁三失魂落魄,正在伤心时,吴妈找到他:“咦,你这丑八怪,是祖坟被人挖了吗?”她让鲁三陪她到四海客栈去看一个女子。鲁三强打精神,随吴妈去了客栈。见掌柜领出一女子,一身杏黄裙衫飘逸动人,唇红齿白,蛾眉间似有楚楚哀愁。掌柜说,她是临安人氏,因战乱与家人失散,想在万花坊找个栖身之所。吴妈当然高兴,这等绝色女子就是院子里的摇钱树,她喜色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红唇轻启:“回妈妈,奴家陈暗香。”

“王大哥多虑了”一个玄服青年笑着摆了摆手“这些仙人们可懒得理咱们这些升斗小民,酒后的胡言乱语在他们看来就如同那茅房里苍蝇的嗡嗡响,他们可没功夫和闲心动用元气去干那夜衣卫的勾当。”

鲁三大吃一惊,“陈暗香?”武林世家雁荡山白家有一件暗器就叫暗香满园,名字很好听,实际上是一种不发则已,一发则见血封喉。武林中一提起暗香满园,无不胆寒色变。

作为城里头等酒楼的大掌柜王富林见过不少世面,可他毕竟也只是阳州城的一只井底之蛙。元阳郡地处东南一隅,虽说是不缺那才子佳人富贾巨宦,但唯独少一份江湖气。五大家除了儒家在这稍作耕耘之外,其余四家的修士连影子都没有。即便是儒家也只在那山清水秀的福地开院授课,平日里绝不允许弟子进城厮混。故王老板这几天也才是头一次见那么多的修士。平日里酒楼的说书先生把那些修士吹的是无所不能,久而久之王掌柜也就信了,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陈暗香似乎也看出鲁三的吃惊。疑道:“这位大哥,你有认得的人也叫这名字么?”鲁三忙道:“没有没有,若是暗娼我倒认得几个,却不知暗香。”陈暗香粉面通红,忙道:“吴妈妈,小女子到万花坊只是卖艺,却不卖身。”

“呵那就好,刚刚可是吓坏你老大哥了,不愧是南楚郡来的侠士,比我店里那说书的刘老头有见识多了。”王掌柜松了一口气,对着刚熟识不久的青年说道。

吴妈立即变了脸:“你当万花坊是尼姑庵还是施舍棚子?”鲁三对陈暗香有了一丝敬意,忙打圆场:“吴妈,这女子敢提这要求,必有惊人技艺,我们万花坊也有卖艺不卖身的先例啊。”客栈掌柜也求吴妈,“就让她试一试,若不中意,就让她投别处去。”

青年是跟着大汉来的,大汉叫黄大会,跟王老板是同乡,常年行走江湖押镖运马。青年名为李冷桥,是黄大会刚进元阳郡境内时结识的,一路过来竟成了酒肉兄弟。这不黄大会一进城便叫来自己的老大哥做东在酒楼的包房里给他俩接风洗尘。王掌柜也乐得忙里偷闲支使了几个伶俐的伙计在大堂里看着脱身过来跟老乡叙旧。

吴妈勉强答应了,将陈暗香带入万花坊的花厅,让她当众献艺。

“要说这些大家修士啊那还真不得了,一个个仙风道骨,领着来的弟子也都是青年俊彦。听去陪客的妮子们讲,那些修士也就让她们唱唱曲跳跳舞活跃一下气氛,除了一个老头子四处揩油其他的仙人们可都正经的很。”舒缓下来的王掌柜笑着讲起了这几天的见闻。说来也怪,元阳郡虽然没什么仙气去孕育那求长生的修士,却有大把的灵气来滋润美人。“南嘉杭北青泥中间有个胭脂巷”说的便是嘉杭的瘦美人青泥的腴美人以及阳州城胭脂巷里的莺莺燕燕,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文人墨客富商大贾官宦子弟专程为了美人们来元阳郡潇洒,为此不知哪个闲人还憋了一句“腰缠十万贯骑鹤上阳州”。乘鸾骑鹤那可是仙人们才能做的事,没想到这句戏言到今天成了真,在阳州城扎根落户的王掌柜自然有些得意。

果然,丝竹声中,陈暗香以其令人神魂飘荡的舞姿顿惊四座。尽管时值国破家亡,但仍有不少有钱有势的人来此寻欢作乐。一曲舞罢,过了良久,才响起爆堂的叫好声。许多巨商大贾纷纷赠银赠物。陈暗香取出一锭银子送给鲁三:“大哥,谢谢你作美玉成。”鲁三道:“蒙古人的祸乱殃及我们百姓这池鱼,我劝老鸨收留你,也算积了阴德,你不必谢。”

李冷桥嘿嘿笑道:“早就听说阳州胭脂巷乃是南国一等一的风花雪月之地,过几日等仙人们走了王大哥可得带着黄二哥跟小弟过去寻点乐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