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忍辱救妻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唐穆宗长庆三年,湖南参军韦会被调往外地任职。临走前,他把身怀六甲的妻子送到岳父——饶州刺史齐推家里。

那还是在唐朝的时候,湖州有个参军名叫韦会,他的妻子是刺吏齐推的女儿。婚后一年,韦会被调到外地任职,而妻子又在怀孕,他就把妻子送到饶州的岳父家里,请岳父代为照顾。

这一年十一月,齐氏眼看就要临产了。一天深夜,她忽然看见一个身披铠甲,手持利斧的大汉,怒气冲冲地对她说:“我是梁朝的陈将军,一直住在这间屋子里。你是何人?竟敢弄脏我的房间!”说着,扬起斧子就要砍她。齐氏大声央求道:“我是肉眼凡胎,不知将军在此。请允许我马上搬走!”将军说:“不搬就杀了你!”女仆们听到齐氏的哀告声,起来一看,只见齐氏满头大汗,精神恍惚。大家围上来询问,齐氏胆战心惊地讲了刚才所见。

这一年十一月,齐氏眼看就要临产了。一天夜里,她忽然看见一个人,个头有一丈多高,身披恺甲,手持利斧,怒气冲冲地喊道:我是梁朝的陈将军,长时间一直住在这间屋子里,你是什么人,敢来弄脏我的房间?说完,扬起斧子就要砍她。齐氏大声央求道:我是肉眼凡胎,不知将军在此。今天幸亏您来指教,请允许我马上搬走!将军说:不走就杀了你!

天亮后,女仆把此事禀报刺史大人,请求换个房间。然而这位齐刺史秉性刚直,不信鬼神,不答应搬出。结果到了三更时,陈将军又出现了,他大发雷霆地吼道:“怎么还不搬?我岂能容你!”说罢,跳过来就要动手。齐氏哀求说:“家父性子暴烈,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一个弱女子,怎敢抗拒?请您容我到天亮,不管父亲答应不答应,我都搬走。如果再不迁出,甘愿斧钺加身。”陈将军这才盛怒而退。

身边的人都听到了齐氏的哀告声,惊起一看,只见齐氏汗流侠背,精神恍惚。大家都围上来询问,刘氏惊魂未定,上句不接下句地讲述了刚才所见。

第二天天一亮,齐氏就派女仆打扫另一个房间,准备搬家。刺史知道了,勃然大怒,狠狠地打了仆人一顿,并且说:“这是临产时人体虚弱,正气不足所产生的幻觉,岂能全都相信?哪有什么陈将军?”女儿哭着请求,刺史始终没有答应。到了晚上,刺史亲自睡在前庭,护卫女儿。房中还增派人丁,多点灯烛,以安定人心。半夜里,忽听得齐氏一声惨叫。仆人开门一看,发现齐氏已经头破血流,气绝身亡了。

挨到天亮,女仆们禀报刺史,请求搬到别的房间去住。然而这位齐刺史性格很别扭,从不信鬼神,不答应女儿,不让搬出。

刺史悔痛之余,赶紧派人给韦会报信。

到夜三更时,将军又到了,他大发雷霆地吼道:昨天是你不知道,我应该饶怒你;现在你是明知故犯,我岂能容你!说罢,跳过来就要轮斧。齐氏哀求说:父亲性子暴烈,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一个弱小女子,怎敢抗拒神明?请您容我到天亮,不管父亲答应不答应,我都搬走。如果再不迁出,甘受万死。那位将军盛怒而退。

这时候,韦会因为在文牒方面出了点小差错,已被朝廷罢免,正在四处活动,谋求复官,所以没有接到凶信。一天,他在离饶州一百多里的地方,看见一位女子,容貌举止酷似齐氏。他唤过仆人指着女子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多像我的妻子啊!”仆人摇摇头说:“夫人是金枝玉叶,怎么会步行来这里呢?人啊,常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呢!”韦会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位女子,越看越像。他跃马赶到近前,那女子却进了大门,斜掩门扉。韦会以为真是认错人了,便打马而过。这时,那女子已走出门来语气悲戚地说:“夫君,你就忍心不来看看我吗?”韦会飞身下马,来到女子跟前一看,果真是自己的妻子。他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齐氏放声大哭,原原本本讲述惨遭陈将军杀害的经过。

第二天天还没亮,齐氏就派脾女们打扫另一个房间,准备把床搬过去。正要动手,碰上刺史大人公事完毕回到家中。刺史问道:这是要干什么?仆人说明了情况。刺史大怒,狠狠地打了仆人一顿,并且说:这是临产时人体虚弱,正气不足,妖孽由此而兴,怎么能全都相信?哪有什么陈将军?女儿哭着请求,齐刺史始终还是没有答应。

最后,她凄凄楚楚地说:“原本想与夫君白头偕老,谁想到竟这样被狂鬼所杀!我在阴间看过我的生死簿,还有2
8年的阳寿。你快想法救我!”韦会迷惑地说:“你我夫妻一场,情深义重,只要有一线希望救你,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人鬼异路,怎样才能救你呢?”齐氏说:“村东几里以外,有一位教书的田先生,只有他才能救为妻。但田先生生性古怪,你不能冒冒失失上前跟他说话。你必须舍马步行,恭恭敬敬上前拜谒。你在他面前垂泪诉冤,他一定会大发脾气,乃至于恶骂、凌辱,然后才能帮你。请夫君千万要小心。”

到了晚上,刺史亲自睡在前庭,护卫女儿。房中还增添人丁,并多加了灯烛,以安定人心。半夜里,只听齐氏惨叫一声。刺史开门一看,发现齐氏已经头破血流,死在那里了。刺史痛悔交加,伤心到了极点,但是又一想,即使拨剑自刻,也不足以向女儿谢罪。只好派一名腿脚快的人,赶紧给女婿韦会报信。

于是夫妻同行,韦会把马牵给齐氏。齐氏笑着说:“我现在已不是从前的生人之身,你骑马也未必赶得上我。”韦会策马疾驰,果然跟不上齐氏。走了数里,远远看见一座草堂。齐氏说:“田先生就住在那儿。不管先生怎么对待你,你都不要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怒容。否则,我们只能永别了。”说罢挥泪而去。几步之间,人已无影无踪了。

韦会因为在文牍方面出了点小差错,被上司罢了职,正在通过别的途径谋求复官,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没有接到岳父送来的凶

韦会擦干了泪水,直奔草堂。他让仆人先去告见。一会儿仆人回来:“先生吃饭还没有回来。”韦会便肃立恭候。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形貌丑陋的人戴着破帽子走了进来。一打听,正是田先生。韦会慌忙上前行礼。谁知田先生说:“我是一个穷教书先生,向这里的村夫牧童讨口饭吃,官人为什么对我如此恭敬,实在令人惊讶。”韦会拱手说道:“我的妻子齐氏被梁朝的陈将军无故杀害。但她享年还不到一半,恳请先生救她回来。终其天年。”说着,叩头哭拜。田先生摇着双手说:“我只是一介村夫,学生们相互争斗,我尚且断不清是非,何况冥司的事情呢?官人莫不是患了疯病?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说这些疯话!”说完,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室。

信。他在离饶州一百多里的地方,忽然看见一位妇女,仪容身段和行止风度特别像妻子齐氏。于是唤过仆人指着前边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多像我的妻子啊!仆人说:夫人是刺史的爱女,怎么会步行到这里来呢?人啊,常有长得很像的呢!韦会还是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那位女子,越看越像。他跃马赶到近前,那女子却进了大门,斜掩门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