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金沙城游戏中心:借丈夫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很久以前,钱庄有个叫刘玲儿的寡妇,结婚不到半年就死了丈夫。玲儿的丈夫是家中独苗,公婆想着用钱财把玲儿留下,将来也好有个养老送终的人,家中父母为了钱财不准许她改嫁,玲儿只能一个人过日子。刘玲儿长得很漂亮,做了寡妇之后很多单身汉想和她成为夫妻,可是玲儿看不上那些人,每天为了打发走那些前来搭讪的男人都要费很多力气,玲儿感到很苦恼。

离婚禁忌

这天,玲儿曾经的闺蜜小琴外出办事,一看来到了钱庄,她就想去看看曾经的好姐妹,听说玲儿夫家很有钱,说不定可以捞着好处。于是,小琴来到玲儿家。玲儿和小琴一见面就聊了起来,后来,玲儿说起了自己的苦恼:每天都有很多粗糙的男人来和我搭讪,都想娶我,我都烦死了!
小琴灵机一动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既然不能改嫁,何不借个丈夫?
借丈夫?怎么个借法,这丈夫还能借?
玲儿不明白小琴的意思,小琴笑了笑接着说:你找个男的,假扮你的丈夫,经常让他出入你家大门就行了,过段时间人们知道你找了夫婿,就不会再打你的注意了!
听完小琴的话,玲儿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可是这丈夫去哪里借呢,要找个可靠的人才行。

旧时无婚姻法,俗以礼为法,关于离婚之礼,古有七出、三不去的说法。据《中国礼俗学纲要》记载:“《大戴礼记·本命篇》有七出,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窃盗。复有三不去,有所取无所归,与更三年丧,前贫贱,后富贵。”

没等玲儿开口,小琴自告奋勇的说:你没见过我丈夫吧,我丈夫长得很清秀,人也老实,不如让我丈夫帮你几天?
玲儿一听感激的不得了,对着小琴连连道谢:好妹妹,你真是贴心,那就劳烦你回去和你家丈夫说一声,到时候麻烦解决了,我让公婆给你们些银子作为酬谢!
小琴嘴里说着不要酬谢,心中却很高兴,因为早就听说玲儿夫家有钱,随便拿点出来就够自己丈夫一年赚的了。小琴走后,玲儿把借丈夫的计划和公婆说了,公婆刚开始不同意,后来听说可以解决那些单身汉的骚扰,他们也就答应了。

在夫权社会中,这“七出”完全是男性主掌着婚姻离合大权。至于“三不去”的说法,几乎是有名无实。汉族及其他一些民族都忌讳婚姻破败,夫妻分离。认为夫妻白头到老,终身相伴是幸福、美满的姻缘。如果中途离异,便觉得丢人,是很羞耻的事。这一点在于女子尤其重要。旧时,离婚完全取决于男子的好恶。离婚叫做“休妻”,正说明旧时女子社会地位的低下。所以,“七出”实际上成为女子婚后一切行为中的禁条,要处处小心,避免犯忌讳。旧时维吾尔族的离婚,只要男子一怒之下说一句“塔拉克”就等于宣布离婚,夫妇俩就不能呆在一起了。如果要恢复夫妇关系,必须请宣礼员或诵经人诵经。如果男方说了三遍“塔拉克”,就能能再复婚了。

第三天,小琴带着他的丈夫方延庆来到玲儿家,玲儿见那方延庆确实眉清目秀,让人一看就舒服,公婆也很喜欢他。小琴看着玲儿给方延庆单独准备了一间厢房,然后她就放心的离开了,临走前她还对方延庆偷偷嘱咐了一句:找机会弄点银子,他们家很有钱!
方延庆留在了玲儿家,玲儿把大门敞开,外面有单身汉经过看到玲儿家来了个陌生男人,有些人就来询问,玲儿告诉他们那是自己招来的上门女婿。方延庆不爱说话,没事就在院子里劈柴挑水,怜儿和公婆越看越喜欢。

女子离婚后不仅要受到父母的严厉指责,在社会上也要受歧视,远亲近邻也忌讳离了婚的妇女进院门屋门。台湾也忌离婚,忌在家中写休书。写离婚书多在废宅荒寺。俗谚说“休妻一片地,三年不生草”。达斡尔族人认为离婚是极不吉利的事,如果男方坚持要离婚,也要举行离婚的仪式。仪式由娘家主持,男人俯伏地上,妻子跨过他的颈,然后在男家的炉灶口和烟囱上缠一块白布,象征丈夫已经死亡,这样才算正式离婚。以这样的方式来禳解离婚带来的不幸。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怜儿刚要睡觉,婆婆来敲她的门。将婆婆请进屋后,婆婆对玲儿说:孩子,我看那方延庆长相真不错,人也老实厚道,不如就真的把他留下来,你和他做个夫妻,将来我们老了有他和你一起伺候,你也轻松点,这家里没个壮男真是不行,你看怎么样?
玲儿年纪轻轻自然是想再嫁,虽然她也喜欢这个方延庆,可是方延庆是好姐妹的丈夫,是借来的,不能借了又不还,那怎么好交代,玲儿把这些话和婆婆说了,婆婆想了想说:放心,交给我吧!说完,婆婆走了,玲儿想这老太太也做不出什么,就没在意。

再婚禁忌

第二天傍晚,玲儿婆婆做了很多酒菜,饭桌上一个劲儿劝方延庆饮酒,等他喝醉了,婆婆让方延庆睡到了玲儿房间,玲儿就睡在了方延庆房间。一大早,婆婆把玲儿叫醒让她出去买菜,婆婆又来到方延庆床前,一个巴掌把他打醒,说:你这花心大汉,让你来假扮玲儿丈夫,你却真把她睡了,既然睡了就要负责,你赶紧去休妻娶玲儿,不然我就去告你!
方延庆愣了,想不起自己酒后做过什么,对老太太的话信以为真。他赶紧回家和老婆商量。回家一说,小琴就怒火冲天,没想到把丈夫借给好姐妹,她竟然来真的,小琴火爆的脾气立刻就离家去找玲儿算账。一进门小琴就开始破口大骂,玲儿稀里糊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小琴如此痛骂自己,她也忍不了,俩人对骂了起来。许久,小琴和玲儿都累了,小琴回了家,玲儿也回了屋,玲儿婆婆趁机说道:你这姐妹根本没把你当姐妹,既然她不仁,咱们就可以不义,把方延庆买来做上门女婿,这人老实,你能拿得住!玲儿被婆婆的话说动,一切交给婆婆做主。

中国婚俗,旧时允许男子再娶,但禁忌妇女再嫁。所谓:“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男人再娶,一般是以无子嗣为由。如有子,则纳妾亦遭人非议。《中国礼俗学纲要》曾说:“有子纳妾,人多非刺,谓非齐家之道。”然旧时往往仍有嫌其妇年老、貌丑而娶妾者。男子再娶,俗忌得新忘故,谓之“负心郎”。赫哲族男子忌娶被休弃的女人,谓之“不找活人妻”。维吾尔族,女子改嫁,必须要经过三个月零十天或六个月零十天的“侍候期”。离婚时,如果男子说的是“塔拉克”,侍候期为三个月零十天;如果男子说的是“乌其塔拉克”,侍候期为六个月零十天。离婚时,女方如果怀了孕,就须等生下孩子四十天后才能改嫁。所生子女,仍归原夫。

玲儿婆婆立刻拿银子到县衙买通两个衙役,她带着衙役来到小琴家,说方延庆如果不休了小琴娶我家玲儿,就立刻派人抓了他。两个衙役在前,小琴和方延庆都吓得没了主意,方延庆只能拿出纸笔写下休书,然后跟着玲儿婆婆回了家。几天后,玲儿和方延庆成亲了。因为老实的方延庆没有主见,婚后一切听玲儿和婆婆指挥,俩人还算恩爱。玲儿婆婆觉得时机成熟,就把那日骗方延庆和小琴的事告诉了玲儿,玲儿顿时觉得对不住小琴。可是此时已经太晚了,玲儿只能拿了点银子派人给小琴捎去。小琴得到了梦想的银子,却失去了丈夫,十分后悔。她悔不当初,不该为了骗点银子把自己的丈夫借出去,现在银子有了,自己再想找个可心如意的丈夫谈何容易,也许一辈子就要孤独终老了。

中国大多数民族忌娶寡妇。亡夫为寡。俗以为其夫之魂魄常随妇身,有娶之者,必受其祟。又以为娶寡妇,到阴间将要与原夫争夺其身。所以娶寡妇是民间一大忌讳。若男子丧妻续弦,则不忌寡妇,以为条件对等,命运相同。汉族忌讳娶近亲孀妇,恐有乱伦之嫌。苗族、门巴族、景颇族等许多民族中旧有“转房制”,不避近亲遗孀,常常是兄死,弟娶其嫂;弟死,兄娶其弟媳。门巴族同父母兄弟和从兄弟之间都可以转房,但必须征得女方的同意,并在发丧后一两年才转。不同辈分之间,禁忌不一。

寡妇改嫁,古称“再醮”,意思是再举行一次酒宴,并无禁止之意。历史上寡妇改嫁的事例也很多,不论宫廷还是民间,都是允许寡妇改嫁的。据说隋文帝时,曾立禁,命九品以上妻妾不得再醮。事实上,官民皆不受此约制,直至北宋,犹是如此。只是程、朱理学之后,民间始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忌讳。“从一而终”、“好马不吃回头草、好女不嫁二夫男”、“好马不鞴二鞍,烈女不嫁二男”的思想逐渐得到强化,遂以为寡妇改嫁为大逆不道。因而在寡妇改嫁时,便有许多禁忌,并在风俗习惯方面明显地区别于正常的婚姻嫁娶。

江西、河南一带,俗耻再醮,有寡妇嫁,必走偏门、后门或墙壁上凿洞钻出,不能走正门、大门,嫁时还要在夜晚,不能用鼓乐。假如被人看见,人们便以为是不祥之兆,有的还要唾骂几声,以为破解。

鄂伦春人的习俗,寡妇如有儿子,一般不能改嫁。如要再嫁,须把儿子养大才行。如娘家愿让寡妇改嫁,原夫家不同意,娘家就要“抢婚”。只要抢出“仙人柱”,男家就无权强留女方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