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刘三姐与三秀才对歌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田秀才家的后院栽了四棵橘子树,到了秋天,树上就挂满了红澄澄的橘子。这天,田秀才摘了一箩筐橘子摆在家门口叫卖,一文钱一个。

刘三姐: 龙江河水清又清,三姐河边洗手巾;
手巾越洗越有样,山歌越唱越精神。 龙江河水清又清,姐在河边洗罗裙;
三姐开口唱一句,河里鱼虾跑来听。 龙江河水浪滔滔,一群白鹅水上漂;
三姐开口唱一句,树上百鸟飞来朝。 红唇玉齿乌丝发,三姐容颜像朵花;
姐对龙江照个影,天空落下万朵霞。 天上彩云朵连朵,龙江河水波连波;
三姐生在龙江岸,山歌流满这条河。 挑水码头步步低,一层沙子一层泥;
穷人挑水抖大气,财主吃水不着力。 挑水码头步步高,三姐一天走三遭;
财主只知一桶水,不知汗水有半挑。 苦也苦在龙江岸,甜也甜在龙江河;
三姐本是恋江鸟,啼饥啼饿也是歌。 张秀才:
一条江水清又清,秀才呤诗最高明; 请问岸边刘三姐,山雀能否对黄莺?
刘三姐: 三位贵客哪里来?是坐船来走路来?
坐船摇断几把桨?走路穿烂几双鞋? 张秀才:
在家骑马过长街,出门坐船走天涯; 桨是椿木摇不断,我坐船头不烂鞋。
刘三姐: 出门就看天阴晴,听话就要听口音;
虎打哈欠口气大,三位贵客是官人。 张秀才:
称我官人不敢当,云梯登天来日长; 庆远街上三才子,咳嗽打屁是文章。
刘三姐: 请教三位秀才郎,孔子哪年办学堂?
为何公子进学府,穷家孩子放牛羊? 张秀才:
历来天子重仁豪,文章世代教尔曹; 自古万般皆下品,世间惟有读书高。
刘三姐: 一张白纸飞过街,哪个读书哪个乖;
人人读书做官去,留下禾苗哪个栽? 张秀才:
鸿鹄生来飞天底,蚂蛏生来坐田基; 芸芸众生各有志,哪能强令坐一席。
刘三姐: 学堂大门朝南开,有志无钱进不来;
不像进山搞歌会,人人都能上歌台。 张秀才:
玉帝造人是不公,有人富裕有人穷; 贫穷富贵皆天定,竹子有节不相通。
刘三姐: 照我看来不是命,如今世道不公平;
为何有人白吃饭?为何有人白艰辛? 张秀才:
这个问题太深多,不是我辈所能说; 我们还是论别事,搞搞玩耍唱山歌。
刘三姐: 山歌你爱我也爱,今日有幸共歌台;
好比葱花同韭菜,一同拿到后园栽。 张秀才:
山歌你瘾我也瘾,笛子同箫一个音; 你在街上耍把戏,正好遇我耍猴人。
刘三姐: 山歌你迷我也迷,杜鹃黄莺共山啼;
你拿龙眼街上摆,正好遇我卖荔枝。 张秀才:
我是深山画眉鸟,上过几多大树梢; 今日有幸龙江会,你是豆腐我是刀。
刘三姐: 这样讲来有得搞,桐油下锅有得熬;
二两牛皮二担水,看看哪个熬成胶。 张秀才:
莫把红薯当年糕,南蛇不是龙一条; 同你牵手过火海,看看哪个经得烧。
刘三姐: 山歌你会我也会,你会腾云我会飞;
黄蜂骑在乌龟背,你敢伸头我敢锥。 张秀才:
小小黄雀刚出窝,谅你出歌也不多; 竹筒拿来倒豆子,看你能倒几多颗。
刘三姐: 一把芝麻撒上天,肚里山歌万万千;
唱到京城打个转,回来还唱十把年。 张秀才:
我讲三姐你莫嚣,你是鲤鱼水上漂; 我拿金钩来钓你,香油煎你两头焦。
刘三姐: 龙江河水响咕咕,你在江边开铁炉;
我拿钢刀来见水,今日同你试功夫。 张秀才:
牛角不尖不过界,马尾不长不扫街; 我若不是画眉鸟,怎敢飞到这方来。
刘三姐: 你是山中画眉鸟,我是游山打猎人;
百步穿杨真本领,要你有翅难飞行。 张秀才:
你是游山打猎人,我是山中狐狸精; 准你射出千支箭,我只伤皮不伤筋。
刘三姐: 你讲唱歌就唱歌,你敢唱来我敢和;
母鸡守在白蚁洞,出来几多叮几多。 张秀才:
你歌哪有我歌多,我有十万八千箩; 只因那年涨大水,五湖四海都是歌。
刘三姐: 你有十万八千箩,我有十万八千坡;
只因老鼠咬个洞,唱的少来漏的多。 张秀才: 你大话,一个箩卜九尺长;
一颗白米九斤酒,一根甘蔗九斤糖。 刘三姐:
明讲明论给你听,一只蚊子三百斤; 四个城门挂四腿,还有下水未曾称。
张秀才: 你家蚊子算什么,我家跳蚤有犄角;
一只拿来做桥拱,一只来绕独龙坡。 刘三姐:
你讲大话我不怕,你讲稀奇我也知; 钢刀遇着铁砧板,滚水遇着铁笊篱。
张秀才: 量尽你,四两公鸡量尽毛; 初一读书到十五,谅你肚才也不高。
刘三姐: 你讲你高我更高,半边月亮当飞刀;
天鹅飞往天边过,一刀斩断九斤毛。 张秀才:
我在海中插根毛,风吹毛尾动摇摇; 吕布面前莫卖武,关公面前莫耍刀。
刘三姐: 小小泥鳅莫打浪,说你唱歌莫逞强;
英雄不过楚项羽,还挨割颈在乌江。 张秀才:
你今唱歌恁大胆,半边戽斗戽深潭; 半边戽斗也来戽,问你戽到几时干?
刘三姐: 我是哪吒闹东海,五湖四海火烧干;
小小深潭不用戽,生擒活捉海龙王。 张秀才:
三岁出门学地理,哪条龙脉我不知; 走过九州十八县,哪个山头不踩低。
刘三姐: 飞天不比我飞天,扛刀砍月敢瞒天;
山中老虎当马坐,路边青蛇当马鞭。 张秀才:
小船下海初来到,说你风帆莫扯高; 老鼠进屋莫乱叫,我的家中养有猫。
刘三姐: 我是天上老鹞鹰,铜嘴铁爪猫眼睛;
半空云里拍一翅,五湖四海起风尘。 张秀才:
你一句来我一句,你不赢来我不输; 秤钩放进炉中炼,看来我俩扯得直。
刘三姐: 龙江岸边起屋住,买个小白养金鱼;
你在对岸自叹气,无法钓我这条鱼。 张秀才:
姜公钓竿拿在手,口衔烟斗坐云头; 总要耐心放长钓,不怕金鱼不上钩。
刘三姐: 大海中间烧石灰,看你石头怎样堆?
哪个堆得石头起,万两黄金我愿赔。 张秀才:
放火烧干大海水,堆起石头烧石灰; 万两黄金我不要,我要三姐同我回。
刘三姐: 亮窗好看格子多,秀才心事我难摸;
表面老实心鬼码①,螺蛳肚里拐弯多。 张秀才: 随你讲,高机打布随你量;
我的性格最直爽,就像当年楚霸王。 刘三姐:
你是当年楚霸王,性情傲慢自恃强; 几多良言不进耳,结果割喉在乌江。
张秀才: 我是蓬莱小神仙,修成正果坐金莲;
下凡变成大武士,特意和你斗几年。 刘三姐:
你是武士刚出山,我有武艺十八般; 准你本领有多大,也难过我五指山。
张秀才: 我是悟空本领高,西天取经有功劳;
唐僧是我大师傅,谁能动我一根毛。 刘三姐:
你莫讲你有功夫,天下一物降一物; 就算你是铁罗汉,我是老君八宝炉。
张秀才: 小小黄雀刚出窝,谅你山歌也不多;
若还斗歌输给你,我愿帮你背麻箩。 刘三姐:
再夸海口也无用,劝你收兵回草棚; 若还继续斗下去,要你跌落龙江中。
张秀才: 摘菜摘芯不摘蔸,我们斗歌不结仇;
打斗过了换歌路,文章告段另起头。 刘三姐:
酿酒的人常换缸,养鱼的人常换塘; 唱歌的人常换调,换个题目做文章。
张秀才: 窗子不开不通气,果子不摘不得吃;
记得古人有句话,不打不斗不相识。 刘三姐:
虽讲不打不相识,你的姓名我未知; 扣肉蒙在饭碗底,冤枉主人费心机。
张秀才: 桃花开放红满天,李花开放白连连;
落花最爱龙江水,我等诗才盖宜山。 刘三姐:
毛桃结果酸溜溜,青李结果苦连连; 落花落在阴沟里,看来没有出头天。
张秀才: 你上当,猫崽跌楼你挨伤; 三个大姓交给你,你把白米当粗糠。
刘三姐: 三位大姓陶李罗,你也莫讲我恁傻②。
我先引你钻灶底,到头是你背黑锅。 张秀才:
胜负请你先别说,莫忙说我背黑锅; 莫拿一拳定胜负,起码还有三回合。
刘三姐: 谷子放槽就推磨,管它能推几回合;
一碗清水看到底,谅你山歌也不多。 张秀才:
孔子面前把头磕,万卷诗书不为多; 不信你到船上看,船头船尾都是歌。
刘三姐: 莫拿蕉叶当干菜,莫拿嫩笋当干柴;
山歌本是口中出,哪有船装水推来。 张秀才:
之乎者也矣焉哉,谅你也是无肚才; 开天辟地是哪个?哪个把天补起来?
刘三姐: 笨人才拿鱼腌莱③,媳妇扯爷④烂秀才;
开天辟地是盘古,女娲把天补起来。 张秀才:
一个油筒斤十七⑤,连油带筒二斤一; 若还三姐猜得中,将油送给三姐吃。
刘三姐: 你娘养你这样乖,拿个空筒给我猜;
反装马尿还给你,你当好酒自己筛。 张秀才: 莫逞能,三百条狗四下分;
一少三多要单数,看你怎样分得清。 刘三姐:
九十九条去打鸟,九十九条去游街; 九十九条看门口,还有三条扯烂鞋。
张秀才: 你聪明,一个大船几颗钉? 一箩谷子几多颗?一座石山几多斤?
刘三姐: 是聪明,大船数个不数钉; 谷子论斤不论颗,你抬石山我来称。
张秀才: 什么上圆下四方?什么下圆上四方?
什么内圆方在外?什么外圆内四方? 刘三姐:
箩筐上圆下四方,筷子下圆上四方; 火盆内圆方在外,铜钱外圆内四方。
张秀才: 你莫狂,孔子面前卖文章; 麻雀想同凤凰比,种田哪比读书郎。
刘三姐: 真好笑,关公面前耍大刀; 我们不把五谷种,要你饿死硬条条。
唱歌莫给歌声断,喝酒莫给酒壶干; 既然有意把歌唱,为何咳嗽没得痰?
猴子上街耍把戏,几多招数我也知; 刚刚开场打锣鼓,你就收兵想转移。
劝你莫想再逞强,莫想骑马上屋梁; 问你几时下谷种?问你几时谷子黄?
张秀才: 你逞强,耕种本是小名堂; 九月重阳下谷种,十二月天谷子黄。
刘三姐: 秀才枉费吃白米,春种秋收你不知;
一块大田交给你,怎样耙来怎样犁? 张秀才: 听我言,我家田地宽无边;
耙田犁地我都会,牛走后来我走先。 刘三姐:
什么生来头戴冠,大红锦袍身上穿? 什么生来肚子大,拜见官府背朝天?
张秀才: 中了状元头戴冠,大红锦袍身上穿;
老爷享福肚子大,拜见官府背朝天。 刘三姐: 你发癫,我问地来你答天;
天上为何有风雨?地上为何有山川? 张秀才:
有天自然有大地,有地自然有山川; 事情莫扯那么远,今天同你讲眼前。
刘三姐: 讲眼前,眼前眉毛几多根? 问你脸皮有几厚,问你鼻梁几多斤?
风吹桃花桃花谢,雨打李花李花落; 棒打铜锣铜锣破,花谢锣破怎唱歌。
龙江是条清水河,你的歌本臭气多; 莫把歌书丢下水,免得壮家水难喝。
龙江河里石头多,河里鱼虾爱做窝; 莫把歌书丢下水,免得塞断这条河。
唱不过我快回去,回去再学十把年; 学了十年再来唱,免得出丑太可怜。
(选自《刘三姐传世山歌》,李海峰、邓庆主编,广西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
①鬼码:方言,即诡计多端。 ②傻(音suò):广西桂柳地区的方言,即笨,糊涂。
③鱼腌菜:谐音矣焉哉。 ④媳妇扯爷:谐音之乎者也。
⑤斤十七:旧称以八两为一斤,斤十七即二斤一两。

一个云游的和尚走了过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可否给个橘子解解渴啊?”田秀才一听是出家人,便从箩筐里取了一个给他,可抬头一看,发现面前的和尚面色红润,衣着讲究,长得更是好生壮实,心里不由犯了嘀咕。

和尚吃完了橘子,咂巴着嘴:“嗯,不错,再给一个!”一连吃了三个,还要。田秀才恼了,挥挥手:“我还指望卖了橘子,筹盘缠进京赶考呢。”和尚一愣,从身上掏出一个钱袋子,摇得“哗哗”响,从里面捏出一文钱来:“我买,这总行了吧。”田秀才想着和尚有那么多钱,还要“化缘”,便没好气地接过钱,挑了一个最小的给他。

和尚看了眼手上的橘子,“啪”地扔回田秀才的筐中,盘腿一坐,眼睛一闭,口中念念有词。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啪啪啪”,天上掉下橘子来,不一会儿,和尚面前堆满了橘子。和尚睁开眼睛,剥了一个吃起来,冲围观的人说:“我卖一文钱十个橘子。”众人剥了橘子一吃,果然很甜。不一会儿,和尚的橘子就卖了个精光,他收了钱,哼着小曲走了。

田秀才惊得目瞪口呆,收起箩筐,懊恼地回了家。来到后院一看,傻了:树上的橘子一个没剩,敢情和尚施了法术,卖的全是自己家的橘子。田秀才气得跑出去追赶,可哪还有和尚的踪影。

转眼到了赶考的日子,田秀才打了背包,备足银两,一路北上。这天,路过一个早市,看见一个人牵着几头牛在叫卖,田秀才一惊:这不是偷我橘子的和尚吗?怎么是生意人的打扮?

田秀才正要上前找他算账,转念一想,就在附近找了个店家,要了份早点,边吃边盯着和尚的一举一动。

和尚卖的牛价低,不到半个时辰,牛就卖完了。之后,和尚走了两个街口,进了一家客栈,田秀才也跟着走进了客栈。和尚迎了出来,一听是来住店的,便安排他住下了。田秀才惊讶不已:这个客栈竟是和尚开的。

客房一共住了四个人。其中有个姓张的秀才,和田秀才一样,是去赶考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