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乱世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小娇是浞城恒达当铺王掌柜的独生闺女。

王掌柜家资万贯,一连娶了三房夫人,只添了小娇一个闺女。王掌柜不死心,只是没等娶第四房,便得了一场暴病死了。

小娇的娘是三房,大太太欺她脾性懦弱,只分她一套老宅。娘俩便靠租房为生。

日子自是清苦,可小娇出落得愈加水灵,大凡见过小娇一眼,都惊艳她的美貌。

由于世道混乱,小娇的娘急于给小娇找个殷实人家。

上门提亲的颇多,小娇均以各种借口推掉。小娇的娘天天唠叨。小娇就一句话,不急,多陪陪娘。

转眼小娇就十八了。 这年开春,城里来了一股溃败的乱军。

一天,小娇家突然闯进几个乱兵,骂骂咧咧地乱翻乱抢。小娇的娘挡不住,乱兵就踹开小娇紧闭的闺房,瞧着花枝乱颤的小娇,个个眼里冒出恶狼般的贼光。

就在小娇绝望地挣扎和呼救时,气汹汹地闯进一个提枪的军官,断喝一声,吓退了乱兵。

惊魂未定的小娇,便结识了那个英俊魁梧的军官。

军官叫郭玉,是这支乱军里一个少校团副。

小娇芳心萌动,非要嫁给郭玉。小娇的娘说啥也不应:军人整天提着脑袋,说不定哪天就守望门寡。

小娇说,生逢乱世,唯有军人手里的枪,才能保护自己。

最终,小娇执意嫁给了郭玉。郭玉搂着小娇也信誓旦旦,只要我郭玉活着,决不容他人欺负你。

小娇的梦想很快就破灭了。一个小小团副在官如牛毛的军界,饱受断饷之苦。郭玉不时守着小娇叹息。

日子起初勉强维持,小两口倒是恩爱无比。

一天,郭玉打了胜仗。上司犒赏他到戏院看戏。郭玉一时兴奋,挽着小娇一块去了。小娇虽素装淡抹,在一帮官太太中,却如鹤立鸡群,分外娇艳。

一双贪婪的眼睛暗中盯上了小娇。

此人是郭玉的顶头上司于正魁。

很快,于正魁的几个姨太太三天两头来喊小娇到司令府打麻将。小娇执意不应。郭玉却诚惶诚恐,他深知上司的德行,清楚爱妻和脑袋两者,只能择其一。他软言轻语相劝,说动小娇,送她上了司令的轿车。果然,羊入虎口。小娇黎明时分归来,一脸憔悴,如雨打海棠,扑到郭玉怀中,啜泣嘤嘤,骂于司令畜生不如。郭玉一边竭力抚慰小娇,一边咬碎钢牙,掏出配枪,狠狠地骂道,我一定杀了这狗日的。

只是,没等郭玉出手,却传来郭玉在前线战死的消息。

小娇闻之如晴天霹雳。随后,于成魁派人送来聘礼。一个弱女子的挣扎是软弱无力的,小娇几次自杀,都被母亲和于正魁的人看住。小娇被逼无奈,只得做了于正魁的七姨太。

白天强装欢颜的小娇,夜里无人时,独自饮泪。有几次,小娇摸起剪刀,恨不得杀了躺在自己身边的于正魁。

最终没下手,她已怀上了郭玉的骨血。

秋后,日寇逼近浞城。小娇的娘在郊外烧香被日军枪杀了。噩耗传回浞城,小娇痛不欲生,两眼都哭出了血。

于正魁拔枪对小娇发誓,奶奶的,这帮日本畜生,老子见一个杀他一个。

日军很快兵临浞城,于正魁率军严阵以待。

突然,城下日军中,站出一人,竟是死去的郭玉。

郭玉趾高气昂地对着城上喊着,于正魁,你要是识时务,就快投降皇军吧。

于正魁气得破口大骂。

浞城一片混乱。很快,小娇也探知郭玉的消息。她独自在屋里嘤嘤抽泣了片刻,换上一身素缟,拖着沉甸的身子,不顾人们阻拦,疯跑到城墙上。

郭玉一眼认出小娇,慌忙劝止日军放下枪。一个人近前,仰着脖子,苦口辩解:小娇,都是于正魁给逼的,我迫于无奈才投靠日本皇军来救你啊。

小娇一腔悲愤,挥手指着郭玉,怒斥道:于正魁纵有千错万错,可他打鬼子,而你不该为泄一时私愤去做汉奸,助纣为虐。俺不想看着你带着鬼子祸害满城百姓,更不想让未出世的孩子,有个当汉奸的父亲,被人骂一辈子。

说罢,小娇绝然一跃,整个人就像风中飘曳的一朵白玉兰,在所有人惊呆的目光中,轰然落地。

郭玉狼嚎般喊叫着,连滚带爬,死劲抱起血泊中的小娇。小娇的双手仍在护着自己凸起的肚子。

片刻,就见郭玉缓缓地掏出佩戴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绝望地扣动了扳机。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过,整个浞城上空顷刻间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和喊杀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