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金沙城游戏中心【看点·征文】出行记(小说)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泗州城人喜吃兔肉。


  天色微明,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
  空寂的官道上,一支马队由西向东而来。这十几人马的队伍里,簇拥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车轿紧闭门帘和窗帘,看不见里面乘坐的人。
  一行人马来到广缘客栈门前,咚咚敲开店门。
  为首的中年汉子问,还有客房吗?店小二揉着惺忪的眼睛,忙不迭地应承,有,有!然后打开院门,放这队人马入内。
  院内的动静惊醒了店老板。他披着衣裳,手执灯笼来到院里。
  店老板满脸堆笑说,客人要几间房?
  中年汉子莽声莽气说,把楼上的房间全包了,主人不喜欢被烦扰。
  同时他吩咐,马上准备早饭,我们赶了一夜路,饥渴死了。
   好的,好的。店老板连声应诺。
  中年汉子来到马车前面,对着垂落的门帷低声说,夫人请下车。
  在丫鬟的搀扶下,马车上下来一位年轻的女人,白皙的脸蛋,高鼻梁,明眸柳眉,仪态万千。这是一位二十岁光景的美艳少妇。
  她高贵的仪态,还有庄重的神情,在这群人里,显出格外的不同凡响,像一颗夜明珠,暗夜中熠熠生辉。
  随护人员个个精明强悍,身配精良兵器,看得出这一众人马来头不小。不是官府家眷,也应该属于豪门大户人家。
  女主人的早饭是送到她的房间里。其他人则是下楼到店堂里吃饭。
  店老板不敢有丝毫怠慢,小心伺候这些人。
  吃完饭,他们全部上楼进房间睡觉,不见任何动静。
  直到晌午,这伙人才下楼吃午饭。女主人的饭菜,照例由小二送到房间里,在客屋里享用。
  吃完午饭,他们一行人马随即开拔。中年汉子在柜台前,拿出一个银元给老板。这个银元足足十两。
  店老板喜笑颜开,他们的食宿四两银子足够了。多出的银子,汉子说不需要老板找了。这让店老板脸都笑烂了,心想,今天真是遇到贵人了,大赚了。
  这拨客人刚走不久,一阵马蹄声,又到了五个骑马人。
  他们风尘仆仆,一脸疲惫。进来店里,催促老板快点上酒上菜,吃完饭,还要继续赶路。
  吃饭时,其中一人问询店老板,有没有看见一行人从这里路过。中间有一辆马车,坐着一个夫人。
  店老板感觉这几人来头不善。而且前面客人待自己不薄,便替先前客人遮挡。说好像看见过,大概已经有两个时辰了吧。
  吃饭的几人,露出焦急的面色,说糟了。匆匆放下碗筷,上马往前赶去。
  
  二
  黑松岭不算高大巍峨。但是山势险峻,满山遍沟生长着茂盛的松林。这些松林连成片,密不透风,因此而得名为黑松岭。
  官道从山谷中经过。这附近山头时常有强盗出没,滋扰过路的商贾和旅人。
  领头的中年汉子望着两边茂密的松林,紧蹙眉头。
  他拔出长剑,提在手上。嘱咐手下小心警惕,尽快通过这片危险地方。
  林中飞起一群惊鸦,突然窜出三十多个黑衣人,站在路中。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中年汉子拱手作揖说:好汉,兄弟借道路过,请高抬贵手,多多包涵。
  说罢。他奉上五十两银子作为茶钱。
  为头的黑脸大汉哈哈一笑,这点银子,打发叫花子?老子今天不取各位性命,只消将身边财物全数留下,便可通过。
  中年汉子有些恼怒,呵斥:放肆,光天化日下,劫道抢劫,怕是死罪吧。
  黑脸大汉仰天大笑,你从黑松岭路过,不会没有听说黑旋风的大名吧。
  汉子不由一惊。即令手下护卫在马车周围。
  黑脸大汉戏谑说,马车里是什么?是贵人让我拜见一下。是娘子做我的压寨夫人如何?
  马队中一位壮士,听得此话,勃然大怒,挺马上前,举刀便砍。
  黑脸大汉用手中的钢叉一档,架住对方的钢刀。同时,用钢叉柄往前一冲,壮士回马躲避。两人缠打起来。
  中年汉子急忙让马队后撤,随行人员一边护卫着马车,一边缓缓后退。
  这时候又听到一阵怒吼声,后面又有一群黑衣强盗横挡了去路。
  前面,壮士与黑旋风打斗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壮士一招泰山压顶,钢刀闪动白光,向黑旋风头顶猛劈下去。
  黑旋风身子一闪,躲过这一刀。然后他一个回首望月,壮士不防,钢叉刺中胸前。他口吐鲜血,落下马来。
  中年汉子见势不妙,弃马持剑。他让丫鬟搀扶夫人,沿路旁的林间小径,向山上遁去。
  余下的随行人员,也下马徒步,跟随断后,拼死阻击山贼的追击。
  汉子护卫夫人,沿林中小路而上,来到一座寺庙前。他用力拍打山门,一边急促叫喊开门。
  门开处,一位老年方丈站在面前。
  方丈双手合什:阿弥陀佛,施主有何贵干?汉子还礼说:师傅,我们从此路过,遭遇强盗抢劫杀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借贵寺暂时避一避。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女施主请。方丈让身旁和尚带领三人进入院内后,关上院门。
  过了不久,山门传来吼叫声和擂打声。
  和尚跑来禀告方丈,有一伙人要强行入寺。方丈来到庙前,正是山下的黑脸大汉一帮人。
  黑脸汉子抱拳行礼,问方丈有没有看见,一男两女进寺庙。方丈垂头合什:我佛慈悲,佛门乃清静之地,容不得血光之灾,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哉,善哉。
  一喽啰不耐烦说,别跟他啰嗦,进去搜一下就知道了。对!其它人齐声附和。黑脸大汉制止了他们的喧哗。黑脸大汉对方丈说,佛门重地,我们不进去了。我们就在外面等,难道还怕他们飞了去?
  说罢,他指挥手下去附近的松林里搜索。
  
  三
  夫人在丫鬟的服侍下,坐在寺庙的斋房里休息喝茶。中年汉子在门外焦急地踱来踱去,十分不安。他不知道庙外的情况如何,还有那些手下兄弟怎么样了。
  长时间呆在庙里,也不是办法。这里是黑旋风的地盘,意外随时可能发生。
  这时刚刚清静下来的庙外,又传来鼎沸的声音。
  其中有喊叫声,兵器的碰撞的铿锵声,还有痛苦呻吟的声音。
  中年汉子仗剑,守卫在斋房外面。他下定决心,如果这伙强盗闯进寺庙,就是拼掉性命,也要保卫夫人的安全。
  过了一会,寺庙外面安静下来,听不到任何动静。只有风搅动松林的涛声。
  中年汉子跟和尚们来到庙门后,打探外面的动静。
  和尚说可能这些恶人走了吧。中年汉子疑惑,莫不是黑旋风使的奸计,引诱他们。
  和尚打开一道门缝,探头一瞧,兴奋地说,施主,这些人离开了。
  中年汉子听罢,将身子挤出门缝。霎时,几条人影从天而降,嗖嗖落在他面前。中年汉子大吃一惊挥,挥手亮剑,直逼对方,准备一番厮杀。
  几人单腿下跪,抱拳行礼,齐声说,在下拜见尚二爷。
  尚二爷见状,由惊转喜。你们怎来了?领头人回答,奉总管指令,前来随卫尚二爷。
  原来这五人是宫中侍卫高手,受命前来接应。领头者叫李松。被称尚二爷的中年汉子,是宫中侍卫副总管。
  尚二爷忙问,这山贼呢。李松答,已被我们赶杀驱走。他又问,弟兄们呢?李松说,隐蔽在寺庙周围,负责警戒护卫。
  尚二爷清点人数。经过这番寡不敌众的血战,手下死三人,伤五人,死伤近半。他指使部下赶快将散失的马匹和马车归集拢来。
  他匆忙进庙,来到斋房,拜见夫人说,援兵已到,但此地不可久留。还是请夫人及时动身,早早离开这险恶之地。夫人轻声允诺。
  行前,夫人让尚二爷拿出五百两银子,赠与住持方丈,作为救命之恩的报答。
  方丈万般推辞。说道,普度众生,原是佛祖本意,非分之财,老衲万万不敢接受。夫人笑吟吟说,这些银两,权当做我们斋僧供佛的布施吧。
  方丈听此言,只好收下。
  站在山门边,望着这一行人下山的背影,和尚们忐忑不安,为这些施主的安危担忧。方丈沉吟道,紫气东来,这些人都是大富大贵之身啊。
  
  四
  临近宾州城,尚二爷让大家将随身兵器收藏起来,低调行事,避免惹人注目,招来事端。
  宾州城的街道两旁,商铺店家一字排开,各色招幡店号,迎风飘扬。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尚二爷找了一家背静,条件舒适的客栈安顿下来。让大家好好休息,放松一下。
  知府衙门内,知府大人胡为里,正忙着查看点检下属进贡的钱财物品。他拿起一个青花瓷瓶,反复把玩,脸上流露得意的浅笑。这是一个罕见难得的明代官窑青花瓷瓶。
  师爷走进屋来,在他耳边一阵低语。
  胡为里脸色大变,恼怒之色呈现出来。他坐在太师椅上,思索师爷说的事。
  师爷刚才的讲的是,宾州来了一伙阔绰的客商,包住在城西的一家豪华客栈里。
  宾州是官道必经之地,是南北往来的交通要道。路过的客商很多,但是宾州府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凡是路经此地的大客商,都要拜会知府大人,送上见面礼。
  这伙客商居然不拜见威风赫赫的知府大人,又不奉送礼物,简直没有把堂堂的宾州府放在眼里。
  他想了想,吩咐师爷让知府的刑捕房去几个人,抓几个人回来,看他来不来拜求我。
  他跟师爷喝茶聊天。等待抓人回来。
  不一会刑捕房来报,不仅人未抓回来,捕吏还被打伤几个。
  胡知府勃然大怒,简直反了,什么人这般嚣张。师爷急忙了解对方的情况,得知客商一共十几人,主子是一位美貌的小娘子。
  美貌的小娘子?胡知府心里一动。他让师爷派三百军士将客栈包围起来,接着准备轿子,他亲自前往。
  来到客栈,官军已经将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对方十几名彪形大汉,手执兵刃,把守客栈门口,怒目而视。
  胡知府喝斥:大胆逆贼,私藏兵器,图谋造反,当属死罪。
  师爷声嘶力竭地咆哮起来:让你们主子赶快出来,拜见知府大人。
  只见一个丫鬟搀扶一个年少夫人款款而出。少夫人羞花闭月,沉鱼落雁的绝色容貌,让胡知府看的痴呆了,一时语塞。
  夫人莞尔一笑:知府大人,何事大动干戈啊。
  胡知府这才回过神来:你指使家丁,打伤知府吏捕,对抗朝廷,意欲造反,犯下死罪。
  夫人娇声嗲语,这么大罪,我妇道人家承受不起呀。
  胡知府觉察少夫人的不敬,恼羞成怒,一声令下:大胆泼妇,给我拿下!众军士围攻上来。
  尚二爷纵步向前,护住夫人。身后侍卫们跃上前来,与官兵挺剑相对,双方僵持不下。
  宾州通判李天路,得晓知府大人亲自带兵,围了城西客栈,不知何故,急匆匆赶来。
  他一下轿,看此场面,惊呆了。他扑通一声跪下,不住磕头:奴才罪该万死,不知娘娘驾到,奴才罪该万死。
  看见他这番举动,在场的官军们全部懵了。
  尚二爷高声喝道:接圣旨。所有军士齐刷刷跪下。胡知府不知所措站着。李松一脚踢了他个狗吃屎,骂道:大胆狗奴才,杀你全家!
  尚二爷向众人宣旨:敕令瑞容贵妃前赴五台山替父皇行使法事,一路暗访民情,沿途各级文武官员受命调遣。钦此。
  瑞容贵妃轻声道:胡为里,你身为父母官,玩忽职守。黑松岭匪盗猖獗,残杀过往客旅商贾,你不维持地方治安,剿灭匪患,反而鱼肉百姓,搜刮民脂民膏,实属罪大恶极,削职为民,押往京城侯审。李天路即行代理宾州知府一职。
  众侍卫一拥而上,将胡为里捆了个五花大绑。
  翌日,红日高照,旌旗猎猎。在大队官兵的护卫下,瑞容贵妃一行浩浩荡荡向京城进发。马队后面的囚车里,胡为里像死人一样,卷缩在里面。
  

梅村多丘陵,丘陵野兔多。见卖兔子能换来米钱,梅村多人放下柴刀去捕捉,却很难捉到。捕无收获,一些人又拿刀砍柴。有一黑脸大汉却天天有野兔上街卖。有人说黑脸大汉懂兔语,知道它们藏身的洞穴。也有人说黑脸大汉捕捉到狡猾野兔,是他身边有个能奔善跑的灵蹄。还有人传说灵蹄能听懂人话,曾有人出白银百两,黑脸大汉也舍不得卖。

可在梅村人眼里,黑脸大汉除了炭黑的长脸上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外,他和梅村人一样,看不出其有何过人之处。黑脸大汉单身一人,灵蹄就是他亲人。他们结伴栖身在村东的一处天然石洞里。梅村人不知道黑脸大汉来自何方,有捉兔人问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黑脸大汉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宽白门牙,告诉人说,他姓叶,祖上在郑州捏面人为生。说完这句,就不再回答,轻吹一声口哨,带着灵蹄,转身一闪,入丛林,没踪影。到现在,梅村人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都喊他叶面人。平日里,梅村人很少有人去找他,偶尔路见,叶面人也只点个头,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宽白门牙。

梅村有年闹蝗虫灾。蝗虫眼看就要吃光杨树林树叶,飞向村里麦田。梅村人看着急呀,可无法赶走蝗虫。这时,叶面人来了,只见他怀里抱着一只苍鹰,灵蹄紧随其后。来到杨树林,叶面人对苍鹰耳语几句,只听苍鹰冲天鸣叫,瞬间,从梅山上黑压压飞来一群燕隼,它们直扑树林……再看地面上,灵蹄跳跃,其身后不知何时满地蟾蜍,它们欢快地伸吞着长长舌头……

如梦惊醒,整片树林静悄无声,只有灵蹄乖巧地缠着叶面人,眼巴巴望着他,不停摇着短尾。梅村人刚想上前感谢叶面人,只见其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宽白门牙,一转身,没了身影,只传来两声欢快狗叫。

梅村人齐心去找黑脸大汉,是因为新来知府的一句话。

新知府姓白,叫白一品,特别嗜好吃野兔肉、喝兔血。再过七天,是母亲六十大寿,白一品想办个野兔全席。师爷知道梅村野兔多,就找户长,让他在五天内捉两百只野兔,必须是活的。

送走师爷,户长愁呀,两百只野兔如何捉哟,这玩意野性特大,关笼里不到半天时间就气绝身亡。有人建议找叶面人。户长一听叹声道,叶面人虽有灵蹄帮忙,可要想捉两百只活的野兔谈何容易。

无奈,户长只好带着村人去找叶面人。听明来意,叶面人略迟疑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不过,他向户长要了一百只兔笼、五十斤白面。户长照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