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宁要叫街的娘,不要当官的爹

2019年10月28日 - 奥门金沙城游戏网站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了。

叶清岚正皱眉思索着今天的事,想着今天有没有破绽,被叶嫣然抓到。突然外面一个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这一年,京城里突然来了许多乞丐。本来,京城里多几个乞丐也没什么,可这次是一下子来了上万乞丐,大街小巷都挤满了叫花子。京城闹起乞丐灾来了。

“混账东西,谁不好了,好好说话。”说着叶清岚随手拿了个东西往丫鬟身上砸去。旁边的大丫鬟红莲忙说道:“好生说话,把事情说清楚了。”

这一天,一个女乞丐在街上突然发起疯来,喊着叫着,见谁都说她的儿子柱子丢了。原来,这个乞丐叫秀姑,她来京城乞讨,的确是带着个八九岁的孩子,孩子还很听娘的话,从不乱跑。晚上她还抱着儿子,在墙根下睡的,可一睁眼却不见了孩子。孩子怎么会突然没了呢?秀姑急疯了就到处喊着儿子的名字,逢人就打听见到她儿子没有。可人们都摇头,说没见过。

“是……是。”丫鬟战战兢兢的回道:“是,大小姐的,舅妈来王姨娘那哭闹,说舅老爷被抓起来了。”

秀姑喊了一天,也没找到儿子,嗓子都喊哑了,披头散发,跟疯了似的。

叶清岚猛的站起来,匆匆的往王姨娘那走去道:“怎么回事呀。前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叶清岚想到舅舅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样子就一阵烦躁。

乞丐丢了孩子,也不算多稀奇的事,这么大的京城,流亡的乞丐这么多。可这个秀姑找来找去,却找到了户部尚书张大人的府门前,非要进去找孩子,说她听到了孩子就在里面哭。

叶清岚飞速的走到王姨娘的梅院,看到王姨娘跟舅母两人抱头痛哭,烦躁的皱眉道:“舅舅又发生什么事了?能安生些吗?哭有用吗?”

要知道,尚书张大人可是朝廷的一品大员呀,他的岳父就是当今丞相,他的府邸怎么能随便进呢?秀姑被几个家丁拦在外面,却仍是哭着喊着要进去。

王姨娘跟舅母看到叶清岚来了,不好意思的用帕子拭了拭眼泪道:“你舅舅在秦风馆打死了礼部侍郎的侄子,被官府抓起来了。”

尚书府的奴才都蛮横惯了,把秀姑推倒在地,拳脚相加,秀姑虽然头破血流,还是挣扎着要进去找孩子。

“天呀,怎么这么严重,秦风馆是什么地方?”叶清岚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问到。

秀姑的哀哭之声,引来了很多乞丐,这些乞丐问她怎么了。

“那地方没得污了姑娘的耳,是个不好的地方。”王姨娘忙道。

秀姑就哭着对他们说了原委。

金銮殿礼部尚书出列道:“臣有事禀告,臣告左丞相纵容奴行凶,在秦风馆打死臣的侄子,请皇上做主。”说着就哭着跪在地上。

乞丐们对守门的奴才说:“让她进去找孩子!”

叶丞相疑惑的望了一眼户部尚书姚大人,姚大人回瞪了一眼叶丞相。后面的户部侍郎声的提醒道:“你家姨娘的哥哥。”叶丞相恍然想到那个舅爷的德行心中有数,但又不明真相只是道:“请皇上明查。是臣管教不严,请皇上恕罪。”

那些奴才把眼一瞪,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些穷鬼进的地方吗?”

皇上看着叶丞相皱眉道:“着顺天府查明真相,叶丞相管教不严扣俸禄半年,闭门思过两个月。好了,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乞丐们进不去,就在门外齐声喊:“让她进去找孩子,让她进去找孩子!”

下朝后,叶丞相很是气愤,其政敌看到他故意去打招呼说:“左丞相,您这又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哪像我们劳累的命呀。”说着得意的走了。

有的乞丐还打起了呼哨,乞丐越聚越多,这么多人一起喊,那声音就大得很。

叶丞相阴沉着眼神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估计又是他们设的套,让那蠢货钻的。

不长时间,尚书府的大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的管家,管家身后还跟着一些叉着腰的打手。管家向乞丐们喊:“反了你们了,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尚书府,你们这是聚众闹事呀。”

天气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叶丞相打发车夫在后面跟着,独自走在路边,低垂着头思索,身边的偶尔传来几声叫卖声,想着老夫人反对他的事,感觉到一阵烦躁,一丝孤寂感悄然而生。

那些乞丐都面无惧色,对管家说:“尚书府又怎么样,尚书府也不能拐孩子。”

瞬间前面拐弯处飞驰的过来一辆黑楠木车身的马车,后面的车夫惊呼道:“老爷小心!”

管家说:“你们若再不走,我就以你们聚众闹事为由,把你们都抓起来!”

叶丞相来不急反应,马车就撞了过来,叶丞相飞出了两米远后,然马车不减速的扔下一袋银子道:“有事找梁王府。”马车就飞奔而去。

那些打手气势汹汹的,眼看着一场争斗就要开始了。

后面的车夫叶受到惊吓,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着叶丞相相大喊:“老爷!老爷!你怎么样呀。”旁边有个好心人劝说:“小哥,快点给老爷找个大夫吧。”有人符合道:“是呀,谁这么大胆在街道上跑马呀。”

这时候,从人群里走出个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挎刀的大汉。那人上前说:“人家要找孩子犯什么法了,叫她进去找。”

叶丞相被抬回左丞相府时,叶老夫人带着一家子在门口候着。叶丞相夫人姚氏看叶丞相直接晕了过去,丫鬟忙撑扶着。叶老夫人看到叶丞相躺在单架子上,忙吩咐下人:“快快,抬进去,洪儿你没事吧,快大夫。拿帖子请孙太医过来。”

尚书府的管家刚要张口就骂,只见那人身后一个大汉掏出一块令牌亮给他看,管家一见那令牌,吓得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跪下来,嘴里喊:“皇上!”

孙太医急忙背着药箱走过去,大厅里叶清岚在房里走来走去,叶嫣然坐在椅子上手中的帕子被绞了好几遍,叶雨涵拿着帕子在下边默默擦拭着眼泪。

管家这一喊,在场的人全跪下了,原来这个人是皇上呀!

一刻钟后,看到孙太医出来,老夫人带着大家围过去忙问道:“孙太医,洪儿怎么样了。”孙太医看着这一群老弱妇孺叹息道:“叶丞相伤了五脏六腑,现在只能精细的养着了。”

秀姑赶紧向皇上磕头:“皇上,请为民女做主呀!”

老夫人听到这话,身子往后退了几步,颤抖的问道:“可还有其他的法子。”孙太医摇了摇头说:“有事再来。”说着往外走去,管家叶安送他出门。

管家跪爬了几步,说:“皇上,别听这个刁妇信口雌黄,尚书大人府上院子百所,院墙这么高,别说她儿子不在里面,就是在里面,一个孩子的哭声,外面的人也不可能听到呀。”

老夫人扫了一眼满屋子的女眷,叹气的道:“都回房吧。”众女一一退出。

秀姑流着眼泪说:“皇上,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听到了。俗话说,母子连心,就是儿子离我再远,我也能听到儿子的声音。”

第二天早朝上,户部侍郎出列道:“臣有奏,梁王世子,目无王法,当街行凶。”姚尚书出列道:“臣附议。”皇上听后道:“叶丞相,想在伤势怎么样了,宣太医院梁院首去看望。”

可能是秀姑说的“母子连心”打动了皇上,皇上便对管家说:“既然她要找儿子,你就叫她进去找找吧。”

姚尚书忙跪下磕头道:“臣代叶丞相谢皇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听说叶丞相伤势稍重。”

管家见皇上点头了,哪敢违抗圣命呀,马上敞开大门,让皇上领着秀姑还有那些乞丐进了尚书府里。

皇上又道:“宣梁王及梁王世子。真是混账东西,大街上也是随便飞驰的吗?”片刻后,只见一个白白胖胖,眼底带着青色的中人看到坐在大殿上的人忙下跪,梁王匍匐蠕动,伏在殿中似结了茧而又要挪窝的一堆虫子。哭泣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烂哭糟啼:“皇上,皇兄,开恩呀,世子不是有意的,这是意外。”

进了尚书府,皇上让身边那几个带刀侍卫领着秀姑去找人。

梁王世子在旁边跪着,飞快的看了一眼梁王,低下头在心里嘀咕:真是丢脸,胆小鬼。又不是什么大事。

过了不长时间,就见秀姑一脸欢喜,领着个孩子进了大厅,秀姑跪下来说:“多谢皇上,让我找到了孩子。”又对孩子说:“柱子,快给皇上磕头!”

而皇帝看着梁王嫌恶上来,油然的浮现出这就是皇家子弟,就这副模样,亏着他的娘当年的老太妃还有过扶子上位的想法,但是让当时还是皇帝的太上皇掐得灭灭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