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酒王

2019年10月28日 - 奥门金沙城游戏网站

民国年间,豫西伏牛山一带有一奇人姓龙名九,武功高强,尤其是轻功非常了得,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此人又善饮酒,且饮必饮多,却从没见醉过,少则3斤,多则8斤,饮酒后不摇不晃,气定神闲,纵身一跃,在屋顶依然行走如飞。

她在弥留之际,揭开了一个秘密。
  五十六岁,梁静梅病了。连续一个多月,咳得昏天暗地。
  唯独今早,呼吸略微平稳。她坐起身,将枕头竖起贴到墙壁上,捋顺了头发,将后背靠过去。
  阳光沿着有裂痕的玻璃窗爬进来,小土屋顿时明亮了。几块光斑调皮地追逐,落在她的手臂上。她透过那扇窗,见窗外有十几只小麻雀,在树枝上跳跃。
  麻雀的叫声,一阵比一阵悦耳。她心底里突然迸发出三个字,梁红玉!多好听的名字!两行热泪瞬间涌出。
  (一)
  
  “静梅就是红玉。”她的嘴唇动了动,在心底里默念十几遍。名字连同刻骨的经历,她守了四十年!
  十四岁,她嫁了人。男人是驻扎山城岭的胡子头领,外号叫“青山好”。自从日本人打进来,“青山好”带着自己百十多个弟兄,整天在大山里转悠。他不抢老百姓,也不枪有钱人家,专门打小鬼子。
  那天,“青山好”带着弟兄们下山打鬼子,晚上钻进了北甸子长春沟,恰好住进了红玉的家。红玉爹和“青山好”聊了大半宿,“青山好”的谈吐和仗义,打动了红玉的爹。
  “青山好”三十出头,妻子死了,没再续弦。爹动了心,主动去托媒人,选了一个良辰吉日,将红玉嫁给了“青山好。”
  婚后第三天,红玉穿一件红花缎面袄褂,站在门口看树上的麻雀,那麻雀的叫声和今天一样悦耳。
  “青三好”打着口哨学着小鸟的鸣叫,从她身后悄悄走过来,搂住她的肩。红玉吓了一跳,惊喜地听他的哨音,比小鸟的歌还动听。
  红玉静静地望着他,黝黑的肤色,棱角分明的脸,英俊威武,脸上不自觉添了两朵红晕。
  “青山好”对她笑了笑,松开她的肩。站到不远处,掏出自己的手枪,对着树枝开了一枪。小麻雀受了惊吓,一哄而散。又是一枪,一只麻雀瞬间栽落远处的草丛里。
  红玉被两声枪响吓到了,慌忙捂住耳朵,满眼责怪和恐惧。
  “青山好”看到惊恐中的小红玉,哈哈大笑:“太残忍吧!你记着,小鬼子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咱们一定要拿起枪和他们打,将他们打回老家去。你要学会打枪,既能打鬼子也能保护自己,俺的女人在小鬼子面前绝不能软弱。”
  “俺找机会一定学!”红玉认真地说。她听过小鬼子的残忍,知道危险就像一个影子,时刻跟着丈夫,也威胁着自己。
  “青山好”长叹一声:“唉,嫁给俺以后怕要吃苦头了。日本人恨不得扒了俺的皮,真怕你受牵连。”
  “俺不怕,被鬼子抓了,宁死也不会吐出半个字。”红玉的话很坚决。
  “过几天,俺去打小鬼子,你回娘家住一段。”“青山好”注视着红玉,露出不舍的神情。
  “放心去吧,不用担心俺。”红玉走近他。
  “记住以后不论遭遇什么,都不要丢了咱的骨气。”
  红玉点点头,依进他那宽大温暖的怀里,心想,如果没有小鬼子,不打仗,安安稳稳过小日子,该有多好。
  十几天后,“青山好”派人将红玉送回娘家。临行前,“青山好”递给她一个盒子,郑重地叮嘱:“红玉,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把它带在身边,这是我身份的重要证明!记住了,一定要保管好。”
  红玉接过盒子,小心打开,里面是一条黄色的绸缎,上面有几行字和一个鲜红的篆刻印章。红玉不识字,不知上面写着什么,又十分小心地放回盒子,点头说:“放心吧,俺一定会保管好的。”
  下山那天,天空阴沉着脸,下了一阵子小雨。新绿的树叶上落着几颗雨珠儿,亮晶晶地滚动,像红玉的眼泪。
  等俺不打鬼子了,就去看你。”“青山好”安慰她。
  红玉点点头,咬着嘴唇含泪走了。
  之后的日子,红玉每天都在翘首期盼,从春天种子落地,等到秋天粮食归仓。
  
  (二)
  
  忙过了秋收,粮食进了院子。中秋节的晚上,月亮挂上了树梢。红玉睡不着觉,搬出一条凳子坐在院中,借着月光扒苞米。她时不时抬头看那轮圆月,心里却都是他,不知他在山里能否吃上一顿饱饭,睡上一个囫囵觉。
  正想着,“吱呀”一声,半人高的柴门被推开,“青山好”带着几个弟兄进了院子。
  红玉兴奋得站起身喊:“你回来了!”
  “青山好”示意她别出声,不能惊扰了邻居。
  红玉望着他,本来有一万句话想要说,却一时语塞。
  进屋后,“青山好”倚在门口端量红玉:“俺这次下山,到日本人那里筹集粮食。中秋节了,来看看你和岳父岳母,说几句话就走。”
  “不能住一晚吗?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红玉眼泪出来了。
  “委屈你了,等打走了小鬼子,俺留在家天天陪你。”他安慰她。
  红玉是“青山好”的牵挂,可他不能儿女情长。不打走小鬼子,就不会有安稳的日子过。
  红玉只好含泪叮嘱:“子弹不长眼睛,一定要活着回来。”
  青山好连忙应着:“放心吧,俺福大命大。”
  红玉听了,孩子似地破涕为笑。她给丈夫带了些干粮和葡萄,目送他和他的弟兄们出了柴门。
  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夜空里缓缓地移动,她望着空荡荡的四周,眼里淌出两行月光。
  红玉没想到,这一次,竟是她和他的生死别离。
  转眼间过了立冬,村前的那条小河结了一层薄冰。红玉夜里做了噩梦:梦见丈夫被鬼子杀了,自己找不到家……醒来右眼却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祸”,红玉听了邻居大婶子的话,从笤帚上折断最细的一根糜子杆,小心贴到眼皮上,以求压住祸患。
  “青山好”捎信回来,说他的队伍到了响水河子一带,准备在那里过冬。红玉怕他受不住严寒,张罗着做棉衣。
  冬月初十,红玉在家做针线活儿。柴门突然被踹开,闯进来十几个带枪的日本兵,叽里哇啦将红玉强行带走。
  红玉猜想他出事了,喊道:“俺又没犯法,凭啥抓俺?”
  “老总,放了俺女儿吧,她还小。”红玉爹娘对着小鬼子的长枪,在后面哭着请求。
  “八嘎,少罗嗦!青山好的老婆,带走!”小鬼子横着一杆枪,拦住红玉的爹娘。
  红玉出奇地冷静,她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
  梁红玉被小鬼子抓走了!这个消息在村子里传开。乡亲们害怕了,跑到红玉家里等消息,都替她捏着一把汗。
  “一个女孩子家,才十四岁,细皮嫩肉的,能受住小鬼子的折磨吗?在大牢里如果挺不住,胡说一气,整个村子都会受牵连,搞不好一把火就能把咱这里烧光。”乡亲们背后议论着。
  大家的担忧传到红玉娘的耳朵里,她坐不住了,那可是自己的心头肉啊!娘怕她被鬼子折磨死,更怕她挺不住乱说。若是牵连了同村的人,一辈子都无法在乡亲面前抬头。
  
  (三)
  
  静梅捂住胸口,连咳了几声,手帕接住的痰是淡红的。几个画面,碎片一般在她眼前晃动。
  红玉的爹娘到处打听,得知红玉被转移关押在通化监狱。二老急得团团转,想找人救出红玉。费尽周折,打听到响水河子有一个赵家馆子,老板是通化警察署署长的大舅子。红玉爹托了熟人,终于请出了赵老板。
  赵老板去通化活动了三天,红玉被小鬼子放了。
  那天早晨,呵几口气,须眉可凝一层白霜,赵老板赶了马车去接红玉。
  “你受苦了。”赵老板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微紫,身上的小花袄一条一条绽开,很多处露出了棉絮,知道是受了鬼子的严刑。
  寒风钻进红玉的花袄,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双手抱肩,怯生生打量眼前问话的人:“您是谁,为何要救俺?”
  “俺姓赵,别人都叫俺赵老板,你爹托人让俺来救你。”赵老板自我介绍着。
  “谢谢赵老板的救命之恩!”红玉弯腰行礼。
  赵老板赶紧扶起红玉:“救人一命,理所应当。姑娘,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万一小鬼子反悔,你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咱们不能耽搁,有话出城再说。”
  红玉匆忙坐上赵老板的马车。赵老板挥起马鞭,一气跑出了通化城门。
  出了城门,赵老板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才放下来,他让马车停下喘口气。
  赵老板一抬头,看见城门外围着一圈人,指指点点大声议论着什么。他几步跑过去,旁边清清楚楚写着告示:“反日分子“青山好”,抢粮截枪,与皇军为敌,危害一方,成为匪患,罪大恶极,特此斩首示众!”
  他顺着人们指点的方向,向上一看,城墙上悬挂着一颗人头。赵老板不看则已,这一看,长叹一声:“小鬼子太狠了!”
  红玉见赵老板一步一挪地回来,冰冷着脸坐到马车上,盯着远处的城墙看。红玉觉着不对劲儿,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城门上竟然挂着一颗人头,她心里瞬间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那、人头、是谁?”红玉哆嗦着嘴唇问。
  “是——他!”赵老板从牙缝里慢吞吞挤出两个字。
  “青——山好?”
  “对,是他!!”
  红玉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她最怕看到的,还是来了。
  “唉,小鬼子真他妈没人性。”赵老板跺了一脚。
  红玉用力咬着嘴唇没说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记起那晚的审讯,
  “只要你说出他经常活动的地方,就放了你!”小鬼子手里握着皮鞭,面目狰狞着。
  “俺太小,结了婚就住在娘家,啥是抗日?做啥的?”红玉装作不懂。
  “快说!”小鬼子变了脸色,皮鞭子带着声音打在她身上,火烧火燎地痛。
  红玉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挺着,泪水咽进肚子里。
  挨鞭子,挨饿,小鬼子折腾了三天,愣是没问出一句话。
  小鬼子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姑娘,他是土匪,你是良民!说出老窝,立刻放你回家,给你奖赏!通匪,杀头大大地!”
  “俺没去过山里,太君,真不懂你说啥!”红玉假装害怕地说。
  小鬼子无计可施,红玉以为鬼子一定会杀了她!没成想被赵老板救出来。
  红玉远望着丈夫的人头,肝肠寸断。嘴唇被她咬出了裂痕,渗出了鲜血,眼睛里喷着仇恨的火焰。
  “青山好啊青山好,俺救出你的女人,还等着向你请功呢,可你却走了。”赵老板又在地上跺了几脚。
  红玉想痛哭一场,可这里又不是地方。
  赵老板拉起坐在地上的红玉说:“快走吧,再撞见鬼子,俺也救不了你。”
  红玉一步三回头,被赵老板拽着上了马车。
  她压抑着悲痛,半路才肯开口说话:“赵老板,俺不能回长春沟了,万一再被小鬼子抓住,岂不连累了乡亲。麻烦你将俺送到山城岭,俺哥也在山上。”
  “这样也好,俺送你上山,回头再给你娘报一个平安。”赵老板爽快答应。
  红玉直接上了山,赵老板托人给山上的人捎信,红玉的哥亲自下山来接。
  那个冬天格外冷,红玉揣着悲痛,再次进了山岭。
  “弟兄们,俺带来一个坏消息!大当家的,被小鬼子杀害了!人头被挂在通化的城门上!”红玉喊话,每一个字里都带着仇恨。
  “杀小鬼子,替大当家的报仇!”弟兄们举起拳头,一齐呐喊,有人对天鸣了几枪。
  红玉拾掇出一件“青山好”的旧衣,在山顶选了一处朝阳的地方,和众兄弟一起,给“青山好”落了葬。
  红玉每天都去他坟前坐着哭,他是自己的天,可是天塌了。
  哥哥见红玉日渐消瘦,只好给红玉讲了“青山好”被捕前的经过。
  
  (四)
  
  静梅感觉脸上有几颗冰冷的泪珠,流到了嘴角,苦巴巴的。
  “青山好”自从拉起队伍打鬼子,常让鬼子吃哑巴亏。抢物资、偷枪支弹药、打伏击、杀鬼子。他们从来不和小鬼子正面打,而是出其不意,背地里出击。只要得手,绝不恋战,瞬间在山林里蒸发。
  气得小鬼子哇啦哇啦直叫,恨不得将“青山好”生吞活剥。他们调动了所有的讨伐队,连“青山好”的人影儿都看不见。
  小鬼子生出一计,到处粘贴悬赏告示:“活捉‘青山好’,一两骨头一百块大洋,一斤肉五十块大洋。”
  小鬼子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那天“青山好”得到消息,日本鬼子押送几车物资,从通化运往桓仁。山里的弟兄正缺过冬的衣物和粮食,于是他带着一百多个弟兄,在岗山岭做好部署和埋伏。
  当小鬼子的汽车沿着陡峭弯曲的山路爬上山腰时,看见前路横着几块大石头。小鬼子下车想搬开石头,山腰突然又滚落一些大石头,堵住了汽车的后路。接着头顶飞来几十个火把,一颗手榴弹在车旁炸开。
  二十几个小鬼子赶忙跳下车,端枪回击。没想到山腰传来激烈的枪声,小鬼子以为遭遇了杨靖宇的队伍,吓得边打边后退,一气进了树林,不见了踪影。
  “青山好”伏击得手,看着满车的物资,高兴了好几天。又带着队伍转到响水河子附近,想在这里过冬。
  空闲下来,他感觉后背疼痛难忍。找人一看,不知何时生了几块疥疮,周围已经溃烂,必须找郎中医治。明白人告诉他,可能是潮湿感染引起的。“青山好”受不住,只好派人下山,很快找到一个姓刘的老郎中。
  老郎中六十岁左右,中等偏瘦的身材,眼睛不大,却很灵活,浑身透着一股子精明。老郎中被请上山后,“青山好”热情招待。
  老郎中将几块疥疮查看了一番,摇头说:“太严重了,溃烂的部分还会扩大。俺自己熬制的几贴膏药,你先用着,还需下山再抓几味药熬水喝。内外兼用,方能见效。”

七七芦沟桥事变之后,日本鬼子的铁蹄踏上了豫西,千秋镇驻扎了一个鬼子小队,队长冈田凶险残忍,杀人无数,百姓痛恨切齿,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

一日,冈田于夜中小饮,忽听得一阵疾风迎面而来,急用手抓了,是一纸团。抬眼寻去,只见冷冷的月光下一道黑影向房北疾驰而去,精通中文的冈田打开纸团,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三日之内,取尔狗命,龙九。”

冈田早闻龙九武艺高强,轻功极好,自知事情不妙,惊恐之中在次日就抽调了一排鬼子兵守于住房周围,而自己躲在屋中,不敢走离半步,惶惶不可终日。

第4日清晨,卫兵来送早饭,立时惊叫一声,只见冈田跪卧于地,头颅不知去向。

鬼子四处张贴榜文悬赏龙九。

后,龙九又饮酒之酣,被一小人认出,那人迷了心窍,向小鬼子告了密,小鬼子擒了龙九,怕他用轻功逃跑,打得皮开肉绽后,又用铁锁链将其脖子套住,并用铁丝穿了手掌与脚骨,鲜血流出,蚊蝇叮咬,浑身溃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