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搭炕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北方农村的冬天,家家户户大都烧火炕。窗外鹅毛大雪,屋里热热乎乎,晚上睡在暖和的火炕上,多舒服。可这暖和舒服的火炕,却不是谁都能搭出来的。

早在300多年前,盛京皇宫内就普遍使用一种既奇特又实用的御寒设施――火炕与火地。这是满族人为度过寒冷而漫长的冬日,在皇宫内采取的保暖御寒措施。

搭炕是门手艺。每个村里,都有三五位大伙公认的搭炕师傅。谁家搭炕,都要请搭炕师傅上门。乡里乡亲的,也不用花钱,农村人管这叫“帮工”。给师傅买两包好烟,管上顿饭,再弄壶酒,这就足够了。可柳树村杨寡妇家的炕,却没人敢搭。

火炕,是北方居室中常见的一种取暖设备,满族人也把它引入了皇宫内。盛京皇宫内多设火炕,而且一室内设几铺,这样既解决了坐卧起居问题,又可以通过如此多的炕面散发热量,保持室内较高的温度。如在东厢的关睢宫,一宫内就有七铺炕面,麟趾、衍庆、永福各宫中也是如此。而且不仅在各宫室内这样,甚至作为值更人员歇息住宿的崇政殿两翊门也铺设有火炕与火地,可见皇宫内铺设火炕之普遍。

杨寡妇长得挺标致。没人敢搭她家的炕,不仅因为寡妇门前是非多,更因为这个杨寡妇脾气太怪。搭炕时,她倒是挺客气,烟酒都准备好,好饭好菜弄得也挺周到。可炕一搭完,甚至还没搭完,就莫名其妙地说翻脸就翻脸了,不骂上十天半月不算完。村里人说什么样的刁妇泼妇都见过,可就没见过这么怪的。

火地与火炕一样,只是一个在地面上,一个在地面下而已。火地与火炕设置方法相同,就是在地面下砌烟道,烘热地面,使热量在室内散发,增加室内的温度。铺设火地、火炕的材料,一般以青砖为主。虽然砖块加热慢,但一旦热起来后散热也慢,因而可使室内较长时间保持恒温状态,有利于人的身体健康。

杨寡妇的怪脾气出了名,没人再敢给她家搭炕。可她家的炕,再不搭实在不行了。炕面早让孩子蹦跳时弄掉了好几块坯,塌了个大坑。炕洞里的烟灰也满了,烧火时烟顺着灶门倒灌。眼看着这炕再不搭就没法睡了,杨寡妇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郝老大。

火炕与火地的灶门,一般设置在室外,在室外烧柴。每灶门下设有一近似方形的灰坑,平时用一块木板盖住,使室内保持卫生清洁。更为奇特的是,这种火炕与火地一般不设烟囱,而设置一种回旋形的烟道出烟,从室外灶门添入柴火后,使燃烧的烟火先通过火地,再升入炕道,然后回旋而出。这种烟道,俗称为“二龙吐须”,从外面看去,好像从入柴口出烟。在清宁富东间、关睢、麟趾、衍庆、永福四大配宫和两小配宫以及崇政殿两翊门等处均采用这种“二龙吐须”的烟道。据说,在盛京皇宫之所以不砌烟囱,一是烟囱有碍观瞻,同时义认为它是不祥之物。所以,宫内一般不设置烟囱。即使建有烟囱的几处,也把烟囱建在房后,从正面很难看见。但一般满族人家则不然,他们大多在居室门前就地垒起一大烟囱,有的还用一整棵坏死掏空的大树桩作烟囱,竖在门前,然后用泥土石块砌一烟道与“树桩烟道”连接。在东北山区的满族人家,至今保留着这种建房习俗。风貌和神秘而静穆的独特气氛引人注目,令人向往。

郝老大是村里的搭炕师傅。他为人老实厚道,还挺有内秀,编筐编篓,搭炕扎席,样样精通。但他家中弟兄多,日子困难,一直没娶上媳妇。如今快四十了,还打着光棍。就为这,杨寡妇从没找过郝老大搭炕,怕招惹村里人说三道四。郝老大同样忌讳这事,自然也不会上赶着给一个寡妇搭炕。村里就那么几位搭炕师傅,只有郝老大没给杨寡妇搭过炕。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挨过杨寡妇骂的搭炕师傅。

这次,杨寡妇主动找上门来,郝老大也不好推辞,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这天,郝老大带着工具给杨寡妇搭炕。村里人都仨一群俩一伙地悄悄议论,说这回可有好戏看了,等郝老大把炕搭完,看杨寡妇会怎么骂他。

郝老大刚进杨寡妇家门时,确实有点担心。可一干上活儿,心里也就踏实了。他心想,好好给人家干活儿就是了,她挑不出一点毛病,还能骂我什么?

郝老大拆掉旧炕,把灶门、灶后眼和烟囱眼仔细测量一番。这是火炕的三个关键地方,搭炕师傅把这三处比作祖孙三辈。灶门是孙子,灶后眼是爹,烟囱眼是爷,因为三处的位置一个比一个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