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海棠不争春

2019年10月28日 - 历史故事
海棠不争春

图片 1

海棠一直忘不了一个人。

他是偃国的七王爷,唤作雪霁,有一双好看的眼眸。

“我雪霁,偃国的七王爷,如今便对着你这一树海棠起誓:总有一天,我会自己掌握命运。”

海棠在昏睡中睁开眼,望见一个少年,素白的脸,有一双好看的凤眼。那日风和日丽,他站在一片花海中,眸色深深。

然而五年过去了,海棠却没有再见过他。

海棠是一株海棠花,它生长在偃国皇宫的御花园里,看见过许多人。佝偻行走的宫人,莲步轻移的美人,昂首阔步的王孙贵胄,或者乘着御辇的君王。他们或匆忙或闲散地经过御花园时,都不会注意到这株普普通通的海棠花,更别提跟它说话了。

海棠却没想到,这世上,会有第二个人跟它说话。那女子容色艳丽,穿着华贵耀目的衣裙,身姿绰约,当为尤物。她白皙的手指轻轻抚弄海棠,“想不到这御花园里,居然还有个花精。”

海棠很震惊。

这天晚上的月光很好,海棠清楚地看到那女子的笑容,妖冶至极。

“你知道花妖与花精的区别吗?”那女子转个身,手上便多了一壶酒。“你看我,便是花妖了,能动能笑,还能变出东西来。”她就着酒壶喝了一口酒,“而你,永远只能是一株花。”

海棠的声音轻细,“你这样威风,能不能也让我化作人形?”

那女子放声大笑,“你这花精,主意竟打到我头上了。”她眼光一转,又看过来,“海棠开后春谁主,日日催花雨。我看啊,我的凤栾殿还就真缺这样的绝色。”

但凡是宫里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绿姬的。从进宫第一天起,她便像一枚钉子,生生扎进后宫所有嫔妃的眼睛里。皇帝像是发了疯一样迷上了这个女子,名位一路擢升,大有直逼后位的势头。

不仅是皇后,后宫所有的妃嫔都沉不住气了。听说有一日趁着皇帝外出狩猎,他的后妃们纷纷来拔绿姬兴师问罪,具体如何旁人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天晚上绿姬便就着一条白绫上吊了。

她被皇帝救下来时,整个人已经不省人事。皇帝大怒,那日晚上,殿外跪了一群太医与一群妃嫔,年轻的皇帝一字一句地说:“若是绿姬救不活,你们就都给她陪葬!若是救活了,我便要听她说说,究竟是什么人,将她逼到如此地步!”

上百人的性命,都系在一个昏迷的女子身上。当下朝野震惊,群臣议论纷纷,但没人敢出口说什么。他们早就知道,偃国皇帝并非什么精于治国的皇帝,自皇太后死后,皇帝行事越发荒诞,整日耽于享乐不可自拔。上百号人的性命,在他眼中竞不值绿姬一个笑容。

绿姬最终醒了过来。眨眼之间,两行泪珠便已滑落,悉数跌碎在皇帝的衣襟上。一半人的性命保住了,另一半的人,被送往冷宫。

据说那绿姬逼皇帝发誓,以后绝不升她位分,这件事才算了结。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集一身。她这枚钉子越锲越深,却再也没有人敢去碰了。

海棠断断续续听完这些故事时,已经待在绿姬身边整整两个月了。那晚之后,绿姬便命人将那御花园的海棠花枝移植到花盆里,放在凤栾殿。

凤栾殿的窗台,便是海棠被摆放的位置。海棠时常可以见到年轻的皇帝,他穿着深色对襟平袖常服,走路都带着风。皇家出美人,皇帝更是拔尖儿的美男子。他神色冷峻,唯独对着绿姬,永远是副笑模样。他每次来绝不空手,带来的全都是一等一的珍品。

那一日下了雨,皇帝一下朝就过来了,“过几日便是摄政王的生辰了,我要为他办一场宴会,你是我最宠爱的妃子,必定要陪我一同庆生,你好生准备一下。”

“我不去。”绿姬头也没抬,慢慢地涂着蔻丹。

“你不是最爱热闹吗?”

“我说了不去!”绿姬将那盏乘着蔻丹的晶盘掷到地上,起身要走。

皇帝抓住她的手腕,声音里带着薄怒,“你这又发什么疯?”

“你就只有这点能耐了,你明知道你母后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却不敢细查,恐怕就是这大偃国易了主,你还要给他做奴才!”

“放肆!”皇帝大怒,“你简直胆大包天!”

“偃国百姓谁不知道,大偃的主人本就是摄政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